明星也开始就业难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顾韩2020-06-02 13:33事业线
眼看着,2020已经过半,下半年艺人与经纪格局还将如何洗牌?

大瓜落定。

受影视寒冬、查税风波、“限酬令”等因素影响,艺人们2019年起便面临着就业难问题,经纪公司盈利能力大不如前,人事变动也频繁起来。

虞书欣剧综双发,《青春有你2》高位出道,背后的华策却大刀阔斧调整了经纪业务,30多位艺人出走;4月30日,周冬雨与泰洋川禾结束合作;5月,吃瓜群众发现泰洋川禾官网已经撤下了angela baby的照片,一哥一姐变成了陈赫与papi酱;这边杨天真上《青春有你2》聊得欢,那边网上毫不留情地流传起了壹心娱乐将分家的爆料。

6月第一天,这瓜便有了结果。

上午,壹心旗下艺人马伊琍、吴昊宸被港媒拍到举止亲密,疑似恋情曝光,下午,壹心娱乐官微发布公开信,宣布公司将“二次创业”,重建战略布局和业务板块。

简单划几个重点——

公司层面,将由原先的演艺经纪一个核心,逐步向演艺经纪、影视制作、直播经纪“三驾马车”转型,拓宽更多业务可能性,适应时代之变化;拓展电竞板块,与腾竞体育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探讨电竞与娱乐跨界的更多可能。

高管层面,备受瞩目的杨天真女士将卸任所有艺人经纪业务,担任集团公司董事长兼CEO,负责整体运营的同时,亲自带队进入直播赛道,对直播的内容升级、IP打造、销售闭环和主播经纪进行探索。

经纪业务将进一步细化为演员经纪、偶像经纪两大产品线。创始合伙人陆垚(曾是陈可辛的内地合作伙伴,担任过《亲爱的》、《中国合伙人》的制片人)担任壹心经纪CEO,合伙人田叶将回归偶像经纪业务前线。

创始合伙人陈洁在担任导演、编剧经纪业务的同时,出任壹线影业CEO,深耕女性力量、青春梦想两大产品线。

人设不能代替作品说话

“我们不是资源型的公司。”在2019年的综艺节目《我和我的经纪人》里,杨天真这样说。不管当时语境是什么,如今看来,这句话为贯穿2019全年的壹心艺人出走事件、之前的分家传言,以及如今的战略转型深深埋下了伏笔。

杨天真大概是吃瓜群众最熟悉的经纪人,江湖上有不少她的传说。比如“八百营销号”,比如出奇招帮孔维抢走了范冰冰的头条,反而被范冰冰相中,互相成就。

2014年2月,杨天真与陆垚、陈洁、陈嘉颖联合创立了壹心娱乐,签约了马伊琍、朱亚文、小宋佳等一系列知名演员。同年,鹿晗从SM解约回国,成为壹心服务的首个流量偶像。随着鹿晗跻身顶流,这家年轻的公司也迅速为人所知,规模进一步扩大。

2018年,鹿晗公布恋情,与壹心解约。虽然之后壹心并不缺新的顶流,但几年间,其“神话”已经破灭得七七八八。已有基础的流量偶像来到这里或许能收获新人设与高曝光,事业更上一层。正经演员却并不适合这一套玩法,反而容易荒废事业与青春。

朱亚文对《跑男》等节目的抵触,在综艺上是明确表露过的。陈数靠传奇剧《铁梨花》拿过白玉兰与华鼎奖,到壹心之后很少再有女主戏。2018年,她在微博上翻牌了网友脑洞“淑女的品格”,壹心旗下壹线影业买了版权,至今没有下文。马思纯签约了壹心,女文青的人设被强化过头,实际资源并没有跟上。

马思纯粉丝整理

当然了,在壹心的生态里,最惨的还是新人演员。白宇和李现走红前常年被放养,靠冷门电影拿过奖项的春夏与卜冠今,如今几乎查无此人。新员工乔欣勇提解约,干脆被打造成了《我和我的经纪人》的一大看点。

从这档节目播出到现在,已有乔欣、张艺兴、张雨绮、陈数四位艺人离开壹心娱乐。之前的网络爆料中称,如若壹心娱乐分家,更多艺人会选择手握影视资源的陆垚,而非深谙营销法则的杨天真。可见兜兜转转之后,作品乃立身之本、才是更有力的上升渠道,终于再度成为共识。

谢天谢地,壹心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希望这通战略调整会是个好的开始。

满意的粉丝,不讨好的公司

不可否认,壹心娱乐的红是建立在黑的基础上的,可能没有哪个壹心艺人的粉丝不对杨天真、对壹心有怨言,包括欧阳娜娜。

粉丝撕团队究竟正不正当、有没有用,这个问题已经讨论四五年了,依然没有定论。唯一能够肯定的是,粉丝看团队就像婆婆看媳妇,满意是不可能满意的。在眼下这个僧多粥少、竞争激烈的端口,一切只会更加敏感。

比如最近一次的宋茜事件。在外人看来,2020是宋茜的进击之年:有了《结爱》的铺垫与《下一站是幸福》的爆红,演技这个曾经的大黑点已经不再是问题,《创造营2020》又给了她展示唱跳实力的舞台,存在感不弱,而且风评大为好转。

然而在粉丝眼里,这样的宋茜,同样处于工作室不作为、经纪人瞎作为的水深火热之中。小到冬天的活动上没准备外套,让低胸短裙的艺人抱着手臂直发抖;大到工作室反黑不及时,《下一站》热播后宣传商务没跟上,总之就是太敷衍。

宋茜是85后,放在一众归国爱豆里已不算年轻。粉丝归根结底还是担心,在宋茜朝新的高峰攀爬时,被身边人拖了后腿。

去年9月杨幂粉丝“兵谏”,扯出的则是更深层的问题。起因是传言杨幂又要主演一部嘉行自制剧《许你暖暖的晨光》。粉丝长久积累的怨气一朝爆发,从线上发大字报、发展到线下到活动现场举牌,反对杨幂继续消耗自己奶新人,耽误转型。

事实上,为了避免业务单一化,许多制作公司设有经纪部门,经纪公司做大之后往往也会增添内容制作一类业务。拍自己的戏,捧自己的人。说起来多么理想,落实起来却往往与这初衷背道而驰。粉丝一听到“自家戏”,第一反应都是毒饼。

2015年,贾士凯从欢瑞离职,创办了悦凯娱乐,并逐步以参投或主控的方式进入制作领域。然而其首担制片人的大女主戏《独步天下》被嘲得厉害,当初被宋茜粉丝实力拒绝的《爱情的开关》终于在2020年与观众见面。霸道总裁强取豪夺的套路却早已过时,放眼望去,哪哪都是槽点。

老牌经纪公司喜天在2016年获得了复星、光线与华策投资,高调进军制作领域,推出网剧《我的朋友陈白露小姐》,主演全部是喜天旗下的年轻艺人,包括当年意外爆红的张天爱与今年动静颇大的屈楚萧。

但现在回头看来,这样的力捧不知是福是祸。因为这部时装剧即便放在当时的标准来看,也是相当土锤低劣的。对艺人没什么带动,反而留下了不少黑历史。

说到“团建剧”,又怎能不说回嘉行。

2014年3月,杨幂和经纪人一起成立了海宁嘉行天下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同年7月,杨幂担任制片人的网剧《微时代》播出。海报上占位最大的明星们其实戏份都不多,主要还是底下一溜儿新人玩排列组合——万万没想到,这件事会在此后五六年里重复上演,成为粉丝们的噩梦。

嘉行自制剧虽然星光闪烁、不愁上星,但大多是质量堪忧的注水偶像剧,至今没有一部口碑上佳的作品。对于有转型需求的杨幂与迪丽热巴来说,这些剧集帮助不大,还可能强化负面标签,以及被“吸血”。

对于其他艺人来说,刷脸是足够的,但也存在角色同质化、“工具人”化等问题。像张彬彬、高伟光、祝绪丹、张云龙等,都是自家戏演了不少,但最终出圈靠的是外戏。

而制作公司虽然能做出品质剧、热播剧,但与自家艺人不一定匹配,两条业务线很难做到理想中的相辅相成。比方说李兰迪显然还是更适合《你好旧时光》一类走写实路线的现代剧,唐人非要让她像同门前辈一样演古装剧,大大暴露身材短板。

老牌制作公司慈文在陷入危机之前,送了新人董岩磊和陈宥维去参加偶像选秀。董岩磊回来出演了慈文的《风暴舞》,仅仅是七番男四。

陈宥维貌似没演过自家戏,但一直是慈文耽改剧《杀破狼》的固定溜粉对象。爱豆演耽改挺常见,倒是慈文带爱豆、做耽改听起来分外令人唏嘘。

其实不难看出,目前资源与资源之间已经形成了比较明确的鄙视链。如院线电影高于电视剧、网剧,有官方背书的主旋律高于普通偶像剧。但也必须承认,有些资源并不是靠经纪公司撕就能够撕到的,还是要艺人凭本事得到认可,越头部的艺人越是如此。

姐姐们什么都有了

却还是要来综艺里成团

后疫情时代的喧嚣,是寒冬与疫情的回响,某种程度上,也是全社会就业焦虑的折射。

5月27日,国际劳工组织(ILO)发布数据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此前有工作的18至29岁年轻人中,大约每6人中就有1人失业。就我国而言,也有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5.9%。

政策的整治加上泡沫的反噬,影视圈的寒冬更早之前已经降临。根据DT财经数据,在内地、港澳台共计9481名演员中,一年能有5部及以上作品播出、在观众面前频繁露脸的,在全部演员中的占比不过1%;20%只有1部作品播出;65%的人这一年中就没有在影视剧里露过脸。

原本2019年下半年,情况有所好转,2020年初的疫情再度打乱了影视行业的节奏。电影撤档,剧组停工,影视基地封城,超过5000家影视公司注销。在我们知道或不知道的时候,许多项目被搁置或直接流产。

腰部演员有待业的哀伤,头部演员有营业的窘迫。无戏可拍却有团队要养,没戏播出也要维持人气曝光,明星不得不开辟副业。从2019年一路摸索到现在,直播与综艺算是比较热门的两大选择。

5月27日,天猫618首批明星直播名单公布,号称300明星齐开播。吴亦凡、李易峰、许光汉、华晨宇、刘涛、毛不易、欧阳娜娜、赵丽颖、郑爽、鹿晗、娜扎、迪丽热巴、AB等悉数在列。

综艺方面,去年是演技类综艺井喷,规模超大,能被记住的选手却不多。今年偶像选秀式微,反而是拉一群大龄女演员成团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们》挑起了吃瓜群众的兴趣。

有作品有奖项、有姐夫有资本的姐姐们为何要来辛苦练舞成团?国产影视剧本降级、对大龄女性不友好是一方面。从现实角度考虑,影视剧周期长、变数大,艺人与观众之间隔着一层角色的皮,想展示自己还是综艺来得直接。更何况,成团之后貌似还有新一季《花儿与少年》等后续资源。

平时把“强捧遭天谴”挂嘴边的网友又为何对这档节目如此关注,甚至对姐姐们宿舍作妖、姐夫们场外介入的各种梗也接受良好?除了八卦本能,硬糖君不负责任地揣摩一下,或许是因为年轻人自己、乃至平时搞的小艺人都处在对前路的忧虑之中,所以格外能欣赏姐姐们这种“什么都有”的稳定状态吧。

总而言之,人挪活,树挪死,人心惶惶、万事不明朗的2020年,人们开始想起那些老话。大到国际局势,小到经纪公司。饼大的时候,你好我好大家好;现在饼眼见着小了,自然要重新分饼。眼看着,2020已经过半,下半年艺人与经纪格局还将如何洗牌?我们静待后续发展。

*本文作者顾韩,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