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梦之星准备赴美IPO,国内共享办公加速洗牌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阳丽2020-07-03 16:21事业线
目前,筑梦之星旗下拥有筑梦之星加速器、独角兽IPO加速器、未来空间、IDH·创展谷、蓝海空间和东方盛鼎等5大品牌。

2019年未,两则共享办公消息搅动创投圈

一是曾经被潘石屹寄予厚望的共享办公项目SOHO 3Q易主;二是优客工场递交招股书寻求上市。鲜为人知的是,这两起轰动共享办公领域的事件背后都浮现着同一个身影——筑梦之星,这家公司收购了SOHO 3Q 9个项目,同时其兄弟公司也准备投资优客工场300万美元。

成立不到4年,这家迅速崛起的公司有何来头?公开资料显示,筑梦之星目前进驻全国20余座城市,运营面积达30万+m²,60多个 高标准共享办公社区,3000多家企业入驻……坚实的战略布局背后,宏伟蓝图跃然纸上。

据悉,筑梦之星正筹备IPO事宜,计划2020年下半年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揭秘筑梦之星版图

坐拥60多个共享办公社区

筑梦之星,堪称圈内共享办公领域最神秘低调的玩家之一。

2019年11月,曾经被潘石屹寄予厚望的共享办公项目SOHO 3Q易主,旗下北京、上海两地共计9个项目打包转让给筑梦之星。

当时外界十分好奇:如此大手笔接盘SOHO 3Q,这个突然跑出来的行业黑马到底是什么来头?

资料显示,2016年1月18日,深圳市筑梦之星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0580.625万元人民币。通过官网了解到,筑梦之星致力于搭建集孵化、创投、共享为一体的生态布局,主要关注生命科学与大健康、智能制造、新材料、企业服务、大消费、互联网+、科技创新、新经济、独角兽、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

具体来看,筑梦之星旗下拥有筑梦之星加速器、独角兽IPO加速器、未来空间、IDH·创展谷、蓝海空间和东方盛鼎等5大品牌。

图片源自筑梦之星官网

目前,筑梦之星已经进驻深圳、北京、上海等20余座城市。从布局逻辑来看,基本围绕GDP排名前二十的城市,以一线城市为主,二线城市为辅。眼下,筑梦之星运营面积将达30万+m²,拥有60多个高标准共享办公社区,3000多家企业入驻,包括华为、滴滴出行碧桂园华兴资本西部证券、德邦证券、西部信托、金瑞期货、华润纺织、太平洋保险、猿辅导、学而思、作业盒子、易车、乐言科技、驭势科技、OYO酒店、恒信电力、中蕴马业、德威、美信联邦、富士施乐、惠氏营养品、探探、觅房、第一路演、东方盛鼎创投、盛景基因等。

图片源自筑梦之星官网

尽管2019年寒冬警报不绝于耳,筑梦之星仍旧逆势而上。过去一年,筑梦之星进入全力加速期,新增多个项目基地,进一步巩固了市场根基,迈进全新发展阶段。

坚实的战略布局背后,宏伟蓝图跃然纸上——2020年下半年,筑梦之星计划登陆资本市场。除了稳定推进IPO计划之外,筑梦之星还将通过合资、股权投资、共同经营等方式,达成更多的行业合作,抱团取暖。

背后掌舵人

创业18年,最困难的时候彻夜难眠

出乎意料,出手凌厉的筑梦之星身后,站着一位儒雅随和的掌舵人。

李厚德,一位名副其实的创业老兵。自从2002创业以来,怀揣着一股拼劲儿,李厚德的创业之旅已经走过18载春秋。创业维艰,回望18年创业生涯,这位创业老兵深有感触,他曾在微信朋友圈写到,“创业之路如同长征,付出努力,方向感强,方能成功!”

2004年,彼时李厚德投身创业圈仅两年,就已经尝遍酸甜苦辣。“记得当时要从荆州去武汉,口袋里所剩无几,差点连车票都买不起。”决心干出一番大事业的李厚德,赌上了全部身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如今,回忆起这段经历,李厚德更多的是怀念,“尽管条件艰苦,但是日子很甜,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动力,很过瘾。”

创业路上荆棘丛生,跨过一道坎,还有一道坎。2013年,李厚德率领公司在深圳举办的第一场活动,邀请到时任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的柳青出席。然而,当时邀约了深圳998家拟上市企业,预计有300多个企业与会,结果却只有十几人参加,其中还有很多人都不是老板。

“这次事件对我打击很大,甚至一度想要放弃。”尽管内心风起云涌,但是在员工面前依然表现得波澜不惊。李厚德心里捏着个劲,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把活动办得有声有色。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李厚德开始从源头找问题,全方位分析,揪出症结所在,越挫越勇。此后办活动,再没少过人。“我这个人喜欢攻山头,认定的事情必须拿下。而且,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如今看来,李厚德已经攻下了这座山头。

眼下,李厚德正率领筑梦之星攻占另一座山头——共享办公。2008年金融危机,如同一场海啸席卷而来。李厚德回忆,2008年他的日常就是看楼,天天看楼。于是,这位喜欢研究房地产,并且对投资颇有兴趣的创业老兵盯上了共享办公行业。

“我们曾奔赴美国硅谷,考察企业家创业的模式。相对比中国创业者繁琐且漫长的准备流程,硅谷创业者更加简洁和高效。”李厚德深受启发,与其将时间和精力放在找房子搞装修上面,还不如花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比如科技科研、品牌专利等与企业创意有关的事。

2016年初,筑梦之星应运而生,扎身共享办公领域,不断开疆拓土。李厚德笑谈到,“希望以后投资的企业最好能在一起办公,这样才能信息互通,资源共享,加速企业成长。”

李厚德是一个解锁多重身份的跨界玩家——筑梦之星创始人、明德书院创始人、赋能式投资人,每一个标签都举足轻重。作为明德书院的院长,这位国学教育横插进共享办公领域的“斜杠中年”,显露出儒雅的一面。

尽管身上叠加着多重身份,李厚德还是最乐于提起国学。社交媒体上多是分享国学动态,曾在微博写到,“新时代,新儒商,新使命。”醉心国学数年,李厚德还拜“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成中英为师,继续钻研。“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已经迈入新时期,站在新起点。我们作为追梦人,脚步可以迈得更大一点。”

酷爱研究国学的李厚德认为,“国学即商道,商道即国学。人想要成功,思想要先行。”简而言之,做企业讲究的就是为人处事,修心就是最大的商道。正因为如此,在中国绝不能把国学经典踩在脚底下创业。“为人处事是一个企业家的起点,也是中国创业故事的核心。

商海沉浮18载,儒商李厚德有一个情怀:未来着力孵化传统文化项目,比如书法、陶瓷、少年国学等等;同时孵化科技企业,为科技创新添砖加瓦。传统文化和科学技术,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李厚德畅想说,“到时候,毕业了,就回去种田,过另外一种田园生活。”

共享办公洗牌潮

“在高位时离场,在低位时进场”

2019年10月6日,WeWork撤回IPO计划,全球创投圈一片哗然。

仅仅两个月,这个超级独角兽的估值就从470亿美元,悬崖式下降至78亿美元,业界涌现出一些看衰共享办公的声音。甚至有资深人士评论到:WeWork的IPO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场对于高科技公司估值虚高的挤兑即将开始

共享办公,并非是美国的独角戏,中国也有众多先行者。面对大洋彼岸颇为萧条的局面,李厚德坦言,WeWork近两年扩充速度太快,再加上创始人的个人问题,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去年12月,李厚德完成长达12天的美国行,就WeWork一事咨询了美国众多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美国目前还是比较认可共享办公模式,而且WeWork也是在低迷期闯进行业,早期是赚钱的。”

不过,李厚德也直言,国内共享办公行业正处于低谷期,面临洗牌。“2014年,蜂拥而上的公司大部分都阵亡了。目前国内大规模的共享办公、联合办公、孵化器品牌所剩不多。”李厚德回忆起行业疯狂的一幕:租房子,完全不谈价格,要多少就给多少,一天签一个。“共享办公行业发展太快、太疯狂、太不理性。”

大浪淘金,行业洗牌也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危机之中往往潜藏着生机。李厚德认为困境中要启用逆向思维,“我们永远相信一个逻辑,那就是在高位的时候离场,在低位的时候进场。”

“当大风刮完,表现优秀的依旧坚挺,表现欠佳的自然就成了落叶。”李厚德总结多年的创业经验提醒到,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创业者应该步步为营:第一步,坚守初心活下来;第二步,深耕行业,把根实实在在地扎进土里;第三步,打通盈利模式;第四步,找准做大做强的路。

投资投的是未来不是现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写字楼市场,全球最大的双创市场,全球最大的股权投资市场之一。李厚德还分享了一组数据:办公需求比酒店需求大五十倍以上,是一个十万亿级的市场。未来的共享办公,跟酒店的运营模式异曲同工,市场潜力将不可估量。

这位创业老兵坚定地看好共享办公的前景,李厚德提醒:“永远记住低位进场,走轻资产与强强合作模式,下一个春天就要来了。”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阳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