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卡住银行咽喉?

一本财经木一2020-08-07 09:32事业线
“蚂蚁的上市之路可能并不顺畅”。

多家银行透露,7月底,它们被监管要求上报和蚂蚁金服(现更名为“蚂蚁集团”)合作的联合贷数据,包括利率、余额、坏账等多个维度。

“现在中大银行和蚂蚁金服已没有什么议价权,而小银行更是被放在地板上摩擦,跪求合作。”一家股份制银行的分行负责人顾源透露。

拥有庞大流量的蚂蚁金服,仿佛卡住了银行的咽喉,“这肯定不是监管想看到的”。

多位银行人士称,监管已授意,让他们和蚂蚁的合作“不准增量,缓慢降低,直至清退”。

一家民营机构,成长为一个估值超过建行的金融巨鳄,这在中国的经济环境中,着实让人意外。

即将上市的蚂蚁,突然遭遇收紧的监管。它未来的命运,又将如何?

01 联合贷

7月底,顾源收到了央行的通知。

这就是圈内盛传一时的《关于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的紧急通知》。

除了例行汇报的数据之外,还有一家机构被单独拎了出来。

这就是蚂蚁金服。

“要求单独列出来是否和蚂蚁金服有合作,合作的产品是借呗还是花呗,利率、余额和坏账都得上报。”顾源称。

他认为,所谓的调查联合贷,只是一个“幌子”,“可能核心就是要了解蚂蚁金服对银行渗透得到底有多深”。

顾源不得不承认,这两年,他们对蚂蚁的依赖程度,越来越深。

联合贷的模式也非常简单:蚂蚁进行风控筛选后,给他们导来了大量的“借呗”用户,银行只需要提供资金就行。

顾源核查了他们分行的余额数据,数字已非常惊人,高达300多亿。

而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了500亿。

这还只是一个市的一个分行的数据,全国各个银行里面,蚂蚁金服的资产到底有多少?


据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透露,这次调查联合贷,“确实剑指蚂蚁”。

监管对于蚂蚁的监督,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

2017年,蚂蚁曾经发行超3000亿的ABS,这是当时其成本最低的融资方式。

而这,却成为它最后的“巅峰时刻”。

2017年12月,监管开始控制杠杆率,借呗和花呗的主体公司注册地重庆规定,杠杆率不得超过2.3倍。

借呗和花呗的主体公司一度增资到160亿,即便如此,蚂蚁也只能撬动368亿。

这一度导致蚂蚁2018年税前亏损了19个亿。

没有融资渠道的蚂蚁,怎么办?

很快,蚂蚁找到了一个新的出路——联合贷。

它给银行提供流量和风控,银行只需要提供资金,蚂蚁分走30%到50%的利润。

有些跪求合作的银行,“甚至能谈到五五分”。

多位银行人士认为,蚂蚁掌握了两大核心武器。

第一,是流量。

据媒体透露,蚂蚁金服的花呗用户有3亿,而借呗的用户更高达5亿。

如此庞大的流量,对于暂时难以线上突围的银行来说,诱惑实在太大。

第二,是风控。

顾源认为,现在蚂蚁金服的风控能力,“比一般的中小银行要强很多”。

既有流量,又有风控实力,蚂蚁金服在银行圈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据财新网透露,2019年,中国联合贷市场规模为2万亿,其中蚂蚁的联合贷规模就占了一半以上,达到了1万亿。短短一年时间,蚂蚁扭亏为盈。

02  喧宾夺主?

“蚂蚁确实救了一些小的农商行,它们没有线上流量,网点也不行了,和蚂蚁简直是一拍即合。”一家农商行的联合贷负责人秦贺称。

“蚂蚁的风控数据,也比我们的要好。”秦贺称,他们在和蚂蚁的合作中,“赚了不少钱”。

早期,在农商行的圈子里,这个模式被称为“躺赢”。

秦贺称,蚂蚁早期选择了很多小银行,“因为一些大银行过于傲娇,小银行比较好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模式跑通了,规模做大了,有了很多的“合作案例”和“样板间”,大银行也开始接受这个模式。

越做越大的蚂蚁,却开始“越来越霸道”。和秦贺他们的合作条件,也越来越苛刻,“有时候我都不知道到底谁是甲方”。

在一部分银行的眼中,“蚂蚁越来越‘野’了”。

“蚂蚁来和我们谈合作,我曾经要求银行自己再过一次风控,但对方要求,他们推过来的客户,必须得放。”顾源觉得,对方非常强势,“如果不同意,就去找其他家合作”。

“我们自己的不良是1.6%,而借呗的不良是2.5%。”顾源认为,尽管蚂蚁的风控还不错,但对于大银行来说,这个数据已经在它们可接受的边缘地带。

在银行圈,蚂蚁金服开始成长为强势方。

“现在中大银行和蚂蚁金服已没有什么议价权,而小银行更是被放在地板上摩擦,跪求合作。”顾源认为,蚂蚁金服已在很大程度上卡住了银行的咽喉。

“这是监管不想看到的。”顾源称,民营金融机构卡住了传统金融机构的咽喉,“是不是喧宾夺主了?”

03 金融巨鳄

此时的蚂蚁,已开始成长为金融巨鳄。

7月20日,蚂蚁金服宣布启动上市计划,准备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

有媒体称,蚂蚁的估值至少为2000亿美元,这个数字可以跻身A股前四、港股前六,甚至超过了建行的1977亿美元估值。

“估值超过了四大行之一的建行,这是一个多吓人的数字。”这在银行圈,一度掀起了风暴。

有媒体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在蚂蚁金服上市后,蚂蚁金服和阿里系高管将诞生至少58名亿万富翁,最高身家1400亿元,最低身家6.66亿元。

其中,过百亿的有22人,200亿以上的9人,500亿以上的4人,50亿以上的37人。

但蚂蚁的上市之路,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顺利。

蚂蚁前脚宣布上市,后脚就出现调查联合贷通知。

“这一年,与蚂蚁的合作已成为很多中小银行赚钱的核心业务,但是这种过于依赖,却是监管并不想看到的。”顾源称,“蚂蚁可以长大,但不能长得太大,甚至反制住银行。”

多位银行人士透露,他们已接到监管的要求,对于蚂蚁的资产“不准增量,缓慢降低,直至清退”。

假如蚂蚁真的失去了联合贷这一核心业务,蚂蚁上市,命运又将如何?

据媒体消息,蚂蚁即将在今年9月上市。

上市之后的蚂蚁,会破发吗?

顾源认为,从大的行业背景来说,金融科技在中国遇阻;从监管角度来说,还会持续收紧,“蚂蚁的上市之路可能并不顺畅”。

*本文作者木一,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一本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一本财经

金融科技第一深度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微信公众号ID: yibencaijing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