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冰与火,新造车进入扩张和效率战争

未来汽车Daily李勤2020-08-31 11:12事业线
就在不到一年前,新造车还处在至暗时刻。

新造车三家头部公司已经齐聚美股。

北京时间8月27日晚间,小鹏汽车登陆纽交所上市,发行价15美元,收盘上涨41%,也将市值推高至150亿美元。这场暴涨毫无意外,就在前一天,蔚来汽车涨超14%,理想汽车涨幅更是达到28%。

比股价更重要的是,资本热潮及时带来了粮草和弹药。短短1个多月,小鹏汽车在C+、C++和IPO中,快速募得24亿美元,而7月末登陆在纳斯达克的理想汽车,也在D轮和IPO中,募资20亿美元。

蔚来不会缺席,今早的公告中 ,该公司宣布增发7500万股股票,预计最高募资17.22亿美元,就在今年4月,蔚来刚从合肥市等投资方处获得70亿元融资,此次增发完成后,其将继续稳坐新造车募资“一哥”位置。而即将登陆科创板的威马汽车,要在IPO和Pre-IPO中募资百亿元显然也非难事。

几乎无人预料到,今天新造车头部公司人均持有百亿资金的盛况。就在不到一年前,这个行业还处在至暗时刻。

冰与火的一年

“3个月以前,智能汽车行业还是非常非常困难。”小鹏汽车IPO仪式现场,何小鹏也忍不住感叹资本情绪的转换之快。而这场困境蔓延自2019年。

2019年,汽车行业接连遭遇黑天鹅事件,先是新能源车补贴大幅退坡75%,接着是国六排放标准出台引发燃油车大量甩货,而到2019年底,又迎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一系列冲击让本就交付不久、处于脆弱期的新造车企业陷入低谷。蔚来首当其冲,股价在去年10月逼近1美元退市红线,吉利、长城并购的消息也在公司内部流转。

多位蔚来人士告诉36氪,李斌甚至不得不在内部为高层加油打气,“大不了换个老板,你们该卖车卖车,该做服务就做好服务。”

作为行业领投羊,蔚来上市后股价低迷,也将压力传导给了其他新造车公司。

小鹏汽车从2019年初就启动C轮融资,但因为行业不景气,叠加阿里战投部管理层换届等因素,不得不接连延后,直到11月才完成4亿美金融资,小米集团替代阿里成为这一轮的战投方。小鹏汽车IPO当晚,雷军发文祝贺并 透露,去年投资小鹏汽车金额为5000万美金。

“这个时候有人真金白银投你几千万美金,已经很不容易。”去年11月的C轮融资后,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向36氪感叹。接近何小鹏的人士透露,这笔4亿美金融资中,何小鹏个人出资有一半。

“当时小鹏汽车的估值甚至超过蔚来在美股的市值,很多机构会想,你真的值这么高吗 ?”一位接触到小鹏汽车项目的投资人告诉36氪。

一向融资不顺的理想汽车,更是因为C轮融资迟迟不到位,让创始人李想病了一场。“当时见了上百个机构,都说你不错,但没人投资。”李想在一则视频采访中说,“最难的时候,免疫系统就崩了。”最终也是王兴和张一鸣这样的超级企业家扣了扳机,联合老股东投资理想汽车5.3亿美元。像拜腾汽车这样的第二梯队公司,甚至未能等到资本粮草,已经倒下。

转机仍然由头部公司驱动。疫情期间,特斯拉销量坚挺,尤其中国区月销量稳定超过万台,蔚来汽车也迎来二季度单季交付过万辆的成绩,两家中国和美国的电动车公司的销量节节走高,驱使资本市场迅速回暖。6月11日,特斯拉股价突破1000美元,市值达到1901亿美元,这使得特斯拉首次超过丰田汽车,跃居全球第一市值车企。如今,特斯拉股价更是超过2000美元,市值达到4000亿美元。

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迅速抓住了这一波资本热潮。“如果你在二级市场的市值能轻松上百亿美金,一级市场估值就算50亿美金,投资人也能赚到钱。”一位参与到小鹏汽车IPO认购的投资人告诉36氪,所以现在的市场对于公司和投资人都很合适,投资人不担心赚不到钱,公司的募资份额也不愁卖。

而整个上市进程,也在资本簇拥下大幅加快。7月11日,理想汽车公开提交招股书,7月30日IPO发行,仅用了19天时间,就募资超过14亿美元,而小鹏汽车从公开交表到上市的时间相同,IPO募资额则更多,达到15亿美元。

“以前上市路演,公司真得需要把PPT打印出来,飞到美国和香港,找到投资人去销售,基本需要1个月左右。”上述投资人说,现在都是线上云路演,快的话4-5天就能做完,而且投资方也不需要通过路演确定是否认购这个项目,“现在路演大都是走下流程,和创始人交流下,是不是认购,其实早就定了。”

行业形势大逆转的基础,显然是这些新造车公司做对了什么 。

“最近造车行业确实很热,还是因为这个市场起来了。我觉得特斯拉起来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每一家都得到了过了他们的第一道门槛。那么第一道门槛是什么?可能就是每个月3000台,一年去做几万台的这样的一个计划。”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向36氪评论。

确定性时代来临

“我们把视线回到3年前,差不多2017年,当时很多人问你们是PPT造车吗?2018年,很多人问你们的车能够量产吗?2019年,又有人问你们的车能卖得出去吗?能卖到1万辆吗?”接受媒体采访时,何小鹏回顾了过去三年创业面临的质疑。这些质疑的演变,显然也折射出新造车行业在逐步走向确定。

2019年,蔚来遭遇存亡危机,但其在服务和研发领域的重投入,则撑起了品牌生命力,全年将售价40万元左右的产品卖出超过2万辆,今年以来,更是创造每月3500台左右的稳定销量。而蔚来同时采用了裁员、出售非核心业务等费用控制举措,以及重新谈判采购价等成本控制举措,使得费用支出大幅下降,毛利也明确回正,第二季度综合毛利率达到8.3%。

理想汽车选择的增程技术路线虽然游离在主流的纯电动阵营之外,但是市场交付表现则证明,这条路线抓住了用户需求。截至7月,理想汽车已经交付超过1.2万辆,月销稳定在2000台以上。而李想强力的成本控制策略,也让公司早早斩获了13%的毛利率,同时获得正向现金流。

相比蔚来的用户企业,理想汽车的增程式技术方案,小鹏汽车在智能电动车创业中没有太多迂回。计算机技术出身的何小鹏看到特斯拉的智能化图景后,果断走上了自研自动驾驶之路。

“智能化软件相关的东西,我们全自研,跟智能化软件相关的硬件我们也自研,所以我们为了跑得快,做的相对有点重。”何小鹏说,“但是我认为长远来看会有差异,会有优势的地方。你想兼容10家(供应商方案),你自然就平台化,你自然就难以个性化,你只做好一个,就效率很快,成本相对偏低,且能力更强。”

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是小鹏汽车早期投资方,其告诉36氪,早期为了建立自研团队,何小鹏连续数月住在硅谷,挖掘智能化技术人才,前期的智能驾驶硬件,何小鹏也会亲自负责和跟进。

虽然小鹏汽车自研的自动辅助驾驶方案XPilot 3.0,要到年底才能交付,但特斯拉引领的汽车智能化变革早已是行业共识。借助用户服务、增程式技术方案打开市场的蔚来和理想汽车,无不在近期发出信号,加强自研自动驾驶投入。

蔚来已经引援AI技术人才任少卿,同样加强本土自动驾驶团队招募,目前已经超过200人,在最新的17亿美元增发募资中 ,投入方向也写明了自动驾驶。而理想汽车同样宣布,提前一年投入L4级自动驾驶研发,域控制器和高精地图都在其自研范围内。

“智能汽车的差异化将是迭代效率,这就要求车企必须掌握全链条的能力。”一位新造车公司高管告诉36氪。小鹏汽车的重磅车型P7虽然刚开始交付,公司毛利还未转正,但其在技术路线上,已经走在了行业的确定性轨道上。

战投方踊跃入场是一个明确信号。

自2019年领投理想汽车C轮融资,到今年IPO基石投资,王兴和美团系已经向理想汽车投入12亿美金左右,在理想汽车目前持有的现金总量中,接近一半,王兴和美团也成为理想汽车第一大股东。与王兴进场呼应的是,阿里巴巴在新造车领域沉寂一年后,又再次重金投入小鹏汽车,从C+轮到基石投资,投资额也达到5亿美元左右。

“几年前,大家都觉得产业链变革中的机会是确定的,整车公司的不确定性最大。但是到今天,新造车整车公司的确定性反而是最大的。”一位资本行业人士评论称,现阶段而言 ,智能汽车的软硬件技术整合,只有整车企业可以做。而36氪也从资本人士处获悉,VC行业已经在大面积反思,为什么早期没有押注新造车项目,以及为何不敢大额押注?

热潮会退去,战争已开始

毫无疑问,这一波新造车融资热潮中,有资本亢奋的成分在。

外媒CNBC报道,美国在线证券交易平台Robinhood超过一半用户开设了投资账户,而且这些投资者年龄普遍在31岁以下。国内股票交易平台也迎来规模空前的个人投资者。

“个人投资者往往缺乏清晰的投资逻辑,他们大量涌进市场后,会寻找相对熟悉的股票,抱团式投资。”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说,所以苹果和特斯拉的股价先起来了,也带动了国内的新造车投资潮。

这一波资本热潮何时退去,未有定论,但焦虑已在。“一些业绩很糟糕的股票上市后也能大涨,这肯定是不正常的,但你现在问哪一个二级基金,是不是可以退了,也没有人敢给出答案。”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告诉36氪。

当然,对于上市的三家新造车公司来说,都已经储备到超过150亿人民币的弹药,视野也已经从股价转移到接下来的战斗中。何小鹏也在上市前的采访中说,股价的高或者低都不重要,只要把自己的业务做好,股价自然会好,“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好的风口,也处在一个非常好的节点上。”

小鹏汽车虽然在自研之路早早起步,L3级自动驾驶功能也即将批量交付,但是在纯电动车的补能方面,以及中高端品牌的建设方面,仍需要补课。

2020年,特斯拉在中国本土的销量全面提速,相应的超充桩建设目标也提升为4000个,几乎是过去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充电桩数量之和。而去年还处在剥离位置的蔚来能源业务,今年随着蔚来销量增长,转身成为蔚来的核心战略部门,李斌也在多个场合,重申了全国铺设千座换电站的规划,目前,蔚来的换电站铺设规模已经超过140座。

做好补能,显然是纯电动公司掌握市场主动权的关键。“我越来越认为充电的长远价值。小鹏车主60%装了家充,仍然有40%车主的不能问题要解决。”何小鹏说。显然,补足补能短板会是小鹏汽车接下来的关键投入方向。

而对于理想汽车和蔚来汽车来说,渠道扩张和技术投入,则正在同步进行。李想自己也早已直视接下来的规模之战。在理想汽车早期的规划中,今年只计划新开20家店,明年投入L4级自动驾驶研发,但在拿到D轮5.5亿美金融资后,李想果断将这扩张计划提前了一年。

“我们可以只开20家店,达到今年的原定目标,但如果对手增长是2倍,相当于你是负增长。一旦对手获得竞争优势,它会拿走最好的资源,供应商的资源、用户的资源、媒体的资源、渠道的资源。”李想在湖畔大学中说,理想汽车由此将今年新开门店增加到了60家,触角甚至深入到了乌鲁木齐等西北地区。

实际上,蔚来早已发起渠道抢位战,2019年,蔚来将渠道快速铺向全国,也因此吃掉了公司大部分资源,而今年,其拿到合肥市等投资的70元之后,再次加速NIO Space的扩张,如今已经开设150家线下店,蔚来高管的朋友圈里 ,几乎每周都会更新新开门店。

除了新造车阵营内部的规模比拼,大众、宝马以及国内的上汽、广汽、比亚迪等也都将推出自己的重量级智能电动车,凭借技术和渠道资源,与新造车公司展开较量。而与此同时,特斯拉国产化之后,也借助高毛利,不断抢占价格锚点。如果说过去5年,是新造车行业的生存之战,那么未来5年,显然是一场围绕智能汽车市场的绞杀战。

IPO已成过去,在推动新旧汽车产业更迭、攫取智能汽车的更广大市场中,战争会成为长期主题,这将直接考验各家新造车公司在扩张和效率之间的平衡能力。


*本文作者李勤,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未来汽车Daily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