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吃喝」行情热火,这些消费企业即将闯关IPO

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阿茹汗2021-01-14 14:59事业线
2021年开年消费公司对于资本市场热情追逐,多家食品类企业或已通过发审会受理、或预先披露更新,处在上市路上的不同阶段。

2021年开年后的“吃喝”行情热火也在提振消费公司对于资本市场的追逐热情。多家食品类企业或已通过发审会受理、或预先披露更新,处在上市路上的不同阶段。

导读

壹 ||在过去的2020年除了金龙鱼、农夫山泉这样的明星头部公司晒出上市后的靓丽表现外,一些小型规模的公司也跑出了自己的最高速度。

贰 ||随着头部企业完成上市,重量级企业的资本市场秀越来越稀缺。但仍有一些老牌企业或借助上市表现出不一样的风采。


茅台股价破2100元、金龙鱼上市3个月股价涨超400%、伊利市值破3000亿……2021年开年后的“吃喝”行情热火也在提振消费公司对于资本市场的追逐热情。在2021年的第一周,豆制品公司祖名股份上市,西安老牌汽水企业冰峰饮料、河北食品企业今麦郎也公布了接受上市辅导备案的消息。

除以上消息之外,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浙江李子园食品、东鹏饮料、中国茶叶、陕西红星美羚等多家食品类企业或已通过发审会受理、或预先披露更新,处在上市路上的不同阶段。另外,完达山、美庐股份等公司在2020年明确了上市计划,温氏股份也公布将分拆乳业寻独立上市。

2020年12月的一次公开活动上,西贝餐饮集团创始人贾国龙发表了自己的最新感触,一改之前不愿上市的想法,提到疫情改变了他对资本的看法,西贝也会寻找合适的时间和资本。贾国龙的态度是这些IPO路上的企业的共识吗?一位乳企人士向记者说出自己对于IPO的看法,“并不是完全为了补充资金,也不是为了大股东掏钱,是为了在这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中,用资金撬动更大的市场机会和空间。”在他的观察中,产业链充分的发展正在为一些新行业、新公司打开一扇大门。

01、新机遇

在过去的2020年除了金龙鱼、农夫山泉这样的明星头部公司晒出上市后的靓丽表现外,一些小型规模的公司也跑出了自己的最高速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妙可蓝多,它是一家主营奶酪业务的乳制品公司,2020年1月,它的股价还在15元左右,一年后的1月8日,妙可蓝多的股价最高冲过了60元。在其股价的一路上扬中,有蒙牛入股的利好,但是更多的分析认为,是乳制品细分领域发展的新机会为妙可蓝多带来了认可。

细分和创新正在成为行业增量的动力。蒙牛乳业总裁卢敏放曾向本报记者以乳制品行业举例说,我国奶类人均年消费量仅为30多公斤,而全球平均年人均消费量在100公斤以上。这意味着国内乳制品行业的市场空间依然很大,但是只有不断通过创新来挖掘细分才能撬动新的空间,这也是蒙牛看好奶酪的细分,投资妙可蓝多的原因所在。

细分领域企业具备市场机遇的同时,产业链上下游的带动特点也在显现。从近两年上市的乳制品企业的变化也能够看出,行业发展的红利也倾斜到了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身上。例如,2019年新乳业、飞鹤上市,它们代表的是传统液奶和奶粉企业;而2020年上市的熊猫乳品、科拓生物分别来自炼乳、益生菌等原料供应行业。

2020年12月底三元生物创业板发行上市文件获受理。这家企业是国内较早工业化生产赤藓糖醇的厂商,2019年的业绩显示三元生物赤藓糖醇产量占国内赤藓糖醇总产量的 54.90%,占全球总产 量 的32.94%,为全球赤藓糖醇行业产量最大的企业。此次创业板IPO,三元生物拟将募集资金用于5万吨赤藓糖醇及技术中心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2019年该公司赤藓糖醇的产量为8.5万吨。

根据三元生物的招股书,2017年-2019年三年间该公司赤藓糖醇市场进入高速增长时期,复合增长29.1%。这和赤藓糖醇这个代糖原料流行于下游饮料企业的节奏基本一致。2020年饮料行业极具话题度和市场热度的元气森林就是用了赤藓糖醇,并且将该原料的使用当作是自己的工业机遇,对外加大了对于赤藓糖醇的知识普及和宣传。因此,当三元生物从新三板转战创业板时,外界也对三元生物给予了更多的关注。除了元气森林之外,三元生物的下游客户中还包括农夫山泉、统一等企业。

02、老企业新看点

2021年在消费品领域,会出现明星股吗?随着头部企业完成上市,重量级企业的资本市场秀越来越稀缺。但仍有一些老牌企业或借助上市表现出不一样的风采。

1月3日,河北证监局网站发布公告称,中信建设证券担任今麦郎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辅导机构,这也意味着27岁的今麦郎踏上了上市之路。食品饮料行业专家朱丹蓬对此的反应是,“统一可能要危险了”,因为此前今麦郎方面就曾表达过将改变方便面行业多年“康统”竞争的格局,把行业带入“康今”新时代的决心。

从营业收入的角度来说,今麦郎的确具备了这样的实力。根据2020年10月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发布的“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和“2020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榜单”,今麦郎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今麦郎投资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为218.49亿元,位列榜单的464位。统一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全年营收为220.197亿元。跨过200亿元关口的今麦郎,在营收上几乎赶上了统一。“方便面和饮料行业的技术门槛不高,在竞争中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更为重要,今麦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在三四五线城市市场树立了较好的品牌效应,上市后借助资本力量会在规模效应上有所动作,这也是今麦郎上市后的看点,”朱丹蓬说。

作为功能饮料行业老二的东鹏饮料也在积极推动IPO。根据该公司招股书,2017年-2020年6月,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8.44亿元、30.38亿元、42.09亿元、24.6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96亿元、2.16亿元、5.71亿元、4.41亿元。能量饮料东鹏特饮是该公司营收贡献最大的产品,2017年-2020年6月,能量饮料营收占比分别是96.28%、95.51%、95.5%、92.43%。东鹏特饮能否借助上市,在功能饮料行业再提升一些市场占有率呢?这也关系到东鹏饮料上市后能否得到投资者的青睐。

和目标明确的今麦郎相比,也有一部分企业更在意如何通过上市来提升竞争力和风险抵御能力。上述乳制品企业人士所在的公司主营奶粉业务,2020年公司内部经历了调整,对产品条线进行了梳理和人员的重新划分,甩掉了一些效益不好的产品,另外也从国外引进了奶粉以外的产品。在回望过去一年时,他感慨生存压力确实不小,开拓市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作为规模不大的企业,抵御风险的能力更重要,上市能够为公司带来再搏一搏的资本。

*本文作者阿茹汗,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