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你千万别造车

微信公众号:字母榜蒋晓婷2021-05-17 13:46事业线
现在哪吒能和360一拍即合,最大可能性是,哪吒造车缺钱,周鸿祎愿意小投一把,试试水。

周鸿祎终归没放过造车这个风口。

近日,360官宣领投哪吒汽车,成为第二大股东。周鸿祎毛遂自荐,要做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试水造车,“雷军都敢干,我为什么不敢干?”

出于好意,必须提醒老周一下:可不敢比雷军啊。

之前360学小米做手机,结果数以亿计的巨额资金打了水漂,还被酷派摆了一道,如此惨痛的教训,老周不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吧?

再说,在造车方面,周鸿祎把自己跟雷军相提并论,多少有碰瓷儿之嫌。小米起码是摆出了一副独立造车的架势,360从现在披露的信息来看,也就是出钱做投资人,充其量和百度之前投资威马差相仿佛,但显然连百度都不认为投资威马能算独立造车,李彦宏正式宣布造车,是在成立集度那时候了。

互联网造车分两拨,一拨是百度、小米这样独立造车的激进派,另一拨是腾讯、阿里这样主要输出技术和传统车企合作的稳健派。从现有信息来看,360可能连稳健派都不算。

按照阿里、腾讯这些互联网巨头树立的造车标准,宣称造车,那至少得与车企成立合资公司,而360只是成为哪吒造车的二股东;另一方面,360虽然是互联网企业,但主业是安全,能否在车载系统、自动驾驶等技术上给予车企支持,目前来看,得打个大大的问号。

另外,造车可是个吞金兽,贾跃亭之前算过,说至少得投入500亿元,这两年随着竞争加剧,新玩家显然要投入更多,但360在资金方面并没有优势,根据360在今年4月发布的年报显示,2020年实现总收入116.15亿元,不到小米年度营收的二十分之一。

雷军造车,可是当着全世界的面,拍出了100亿美元;周鸿祎既然敢跟雷军叫板,那至少也得拍个几十亿美元吧?

并没有。

没祭出真金白银,可见老周这次也就是做营销,帮哪吒汽车造势,另外帮助360做做市值管理,毕竟百度和小米一放出造车消息,股价就蹿上了历史新高。

话说回来,这样才明智,虽然周鸿祎号称“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360早就偏离了中国互联网主航道,没能做出任何征服用户与市场的主流产品。百度造车起码有技术,小米起码拍出了100亿美元,360不但没钱没技术,连做出一款好产品的能力都没有,如果真的要造车,那不但抓不住机会,反而会引发祸端。

360之所以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屡屡错失机会,根子还在老周本人。

"兴趣点转移得太快,不懂得专注的力量,这和踏踏实实把一个生意做透是相违背的。"在他2017年出的自传里,周鸿祎反思过自己创业存在的毛病——浮躁,投机取巧,“没有毅力在一个方向坚持到最后,最后的失败、头破血流是必然的。”

到去年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他依然在反思自己的不专注。“我有经验,又有很多想法,又觉得自己很聪明,然后手里又有点资源,这种情况下会产生一种虚假的幻觉,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在移动互联时代,从手机到直播,周鸿祎经手的大多数产品都属于浅尝辄止,看见风口就试试水,不行就撤退,专注执着的企业家精神,在老周身上是看不到的。

从人性方面考量,我们也可以理解周鸿祎。要求一个功成名就的企业家,时刻保持饥饿感,这和健身一样,压根就是反人性的;而在风口上不顾一切的all in,也不一定能成为雷军,倒更有可能沦为贾跃亭。

360的投资人、股民们可能要庆幸,还好周鸿祎保守, 360的股价虽然跌得不好看,现在至少还能剩下800多亿。

这是周鸿祎和造车不适配的地方。周鸿祎很难做到all in,但造车恰恰需要all in。造车不仅工艺复杂,生产周期漫长,对资金要求更高,还得经过3、5年的准备期才见效果。最先入局的三大玩家,都经历过融资压力和九死一生的生存危机。如今国内大小企业排排坐入局,市场赛道拥挤,这场零和博弈,没有All in的勇气,充沛的资金支撑,很大几率会成为炮灰。

周鸿祎不愿意all in,财务投资就足够。但哪吒汽车看上去并不是一个好标的。

头部3家企业有钱有资源,挤压着腰部企业的生存空间。哪吒汽车没有互联网基因,缺乏市场地位,品牌能力不稳固,根据未来汽车日报实地调查,哪吒汽车在北京来广营开设的全国最大汽车体验中心,因为缺乏名气,两三个月内甚至很难交付出一辆汽车。去年11月的销量,比不上蔚来的一半。

哪吒背后还有资本隐患。根据天眼查显示,哪吒汽车母公司——浙江合众,实际控制人是房地产商王文学,华夏幸福的董事长。近几年华夏幸福经营情况一直不乐观,股价持续下跌,跌幅超过60%,企业债务危机从去年持续至今,最新数据是,公司背负债务本息加起来超过420亿。

现在哪吒能和360一拍即合,最大可能性是,哪吒造车缺钱,周鸿祎愿意小投一把,试试水,如他所言,“即便不成功,也是为国产智能汽车产业发展作出了贡献。”双方是各取所需。

1

周鸿祎爱追风口,一大原因是,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产品经理,他已经10年没推出像样的产品。

2011年是周鸿祎人生转折点。360靠杀毒业务抢到PC时代的最后一张船票,上市后企业有钱有流量,360导航一度超过百度hao123,周鸿祎顺利跻身企业家位置,实现财务自由。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周鸿祎想追风,却一次没抓住机会。这次造车之前,周鸿祎在手机、直播等业务的尝试,均告失败。

造手机经历给周鸿祎的痛苦是深刻的,好歹让他对硬件产业有了敬畏之心。当时360入局时机不算晚,2012年正是国产智能机破旧立新的关键之年。罗永浩成立锤子,小米手机的每月发货量50万台,整个市场欣欣向荣

周鸿祎入局手机战场的架势,可比现在摆得足,声称要给手机圈添堵,更是放下狠话,“360要做一款秒杀雷军的手机。”

但做手机并不像周鸿祎想得那么简单,老周做软件起家,哪吃过做硬件的苦,干脆走捷径跟华为、海尔等厂商合作,推出特供机来狙击小米。这些特供机,在另一名“产品主义者”罗永浩眼里,就是华为、海尔的贴牌机。

没有产品自主权,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即便打着硬件免费的旗号,价格比小米低了将近50%,360推出的两款特供机AK47和超级战舰,线上销量总和没破万。

好不容易想明白,决定自己造手机,周鸿祎投入4亿美元和酷派成立合资公司,让出大股东位置,甘居二号位。结果被对手乐视狙击,公司又陷入内斗,等他反应过来,手机业务基本黄了。

在华米OV建立头部格局的2016年,360手机出货量500万左右,不足华为年出货量1.39亿台的零头,只能黯然退出。

不过比起对手贾跃亭因手机引发资金链危机,身败名裂远遁美国,罗永浩丢了公司还成了“老赖”,周鸿祎的结局好多了,除了赔了些钱,损失不算大。

他很快出现在互联网直播赛道。虽然这段经历同样是打酱油。

2015年刮起互联网直播春风,周鸿祎拍马上阵,推出花椒直播——号称集齐美人、花边新闻和生活趣闻等内容,又拒绝低俗的大杂烩直播平台。

周鸿祎对花椒的营销,也是鲜见地用心。

每天花5分钟在花椒上分享创业心得;把微博、朋友圈当成花椒广告位;自己宝马车自燃,不着急救火,先打开花椒直播;朋友不用花椒直播,就把他拉黑;和程维出去旅个游,看到青蛙交配,也拿出花椒直播一把;或者在花椒上推出《百万赢家》大赛,砸下103万大奖,一摞摞现金堆在现场发放.......

但再精准的营销也难以弥补产品价值的缺失。花椒直播从出生就透着别扭,2015年2月立项,6月仓促上线,定位一直迷茫。从模仿海外直播产品Periscope,做视频直播版的INS,到主打新闻,再到发力社交,最后落到秀场模式,更别提产品细节部分,每次开会能被周鸿祎挑出一堆毛病来。

最后花椒变“糊椒”。没熬过3年,花椒直播和六间房合并,花椒随即被周鸿祎打入冷宫。此外赶上短视频时代,360推出过“一分钟超短视频APP”快视频,上线不到半年即下架,投资了一款和抖音有相似基因,视频画面更精致的短视频社区软件“奶糖”,半年后产品下落不明。

就这样浅尝辄止N次,360赔了钱也失去了时代机遇。企业市值跌到脚趾头,从4500亿高点一泻而下,到现在市值只有800亿人民币左右。

造车这个时代大机遇的诱惑就摆在眼前,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周鸿祎伸手去够显然可以理解,哪怕不是真的独立造车,用造车这个市值管理利器拉升一下股价也是好事。然而,即便造车消息传出来,360的市值就稍微翻了个身,该下跌还是在下跌。

2

虽然和哪吒合作,周鸿祎也给自己保留了余地,没说以后一定不会独立造车。

合作造车的局限性在于掌控力弱。威马和百度的合作已经给周鸿祎敲响警钟,蔚来、小鹏、理想能从昔日200多家造车新势力中脱颖而出,共同点都在于掌控了造车自主权。

但周鸿祎毕竟不是雷军,愿意下硬功夫,十年磨一剑,从0开始做手机,也愿意后半生奉献造车事业。周鸿祎也不是贾跃亭,每一把牌都是梭哈,为“梦想窒息”。

目前360的业务聚焦在繁琐、细碎的安全业务上,从To C布局到ToB,很难分出精力在新能源车上,在硬件制造、人工智能等诸多方面从头开始。

如果说造手机赔几个亿还在可亏损范围内,一旦入局造车,创业者背负的债务,就不会是简单的几个亿。

几乎所有造车者,都要背负巨额成本压力。马斯克卖房卖飞机,把前2次创业的收益都砸在特斯拉上,打离婚官司还得哭穷,甚至需要向朋友借钱付房租。李斌被造车折腾得差点倾家荡产,蔚来股价一路跌到0.9美元,差点被摘牌退市,公司每天亏掉3000万,即便把之前易车、摩拜上赚到的钱全部押上,撑不住3个月;李想则是见了100多家投资机构,没为公司融到一分钱。

到如今造车下半场,新能源车三强格局形成,小米、华为、大疆、百度、滴滴等企业相继入局,这样拥挤的赛道,一旦入局,就意味着浴血激战。

资源和技术上,360都比不上小米。小米触角伸到了造车全链条,拥有上百件车辆专利;前期通过顺为资本参与到蔚来、小鹏等品牌的融资。雷军所在的华夏同学会已经是造车新势力同盟,团队成员囊括李想、李斌、何小鹏,程维以及比亚迪的王传福。

随着资本、资源趋于头部,蔚来背后站着腾讯、百度、红杉资本;理想和美团称兄道弟;小鹏背后有阿里、高瓴等资本,三家基本囊括国内顶级财团。国内的腰部造车势力,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得活在头部的阴影之下,活着都可能是奢望。

360想要独立造车,基本没有可能性,想依托哪吒后来居上,注定坎坷。在华为、小米、百度等公司纷纷剑指2023年,企图用品牌车重建市场格局的情况下,前不久哪吒CEO张勇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制定的5年计划只有三个字:“活下去。”

3

互联网竞争以往的规则是:行业前二共存,第三最危险。到共享单车、新能源车时代,行业形成三强铁板,腰部很难再有生存空间。

雷军拿着1080亿入局,都惴惴不安,“造车的企业那么多,全世界到底能够容得下多少家车厂?”

而360和哪吒牵手,两家企业都在行业腰部位置,1+1的作用能有多大?即便周鸿祎主动担当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优势也不见得大——刻薄点说,也可能是增加了负担。

过往10年,周鸿祎身上的“产品经理”标签一直在弱化。从手机到花椒直播,360系的产品雁过了无痕,没打出差异化优势,周鸿祎的定位愈发趋向于风险投资。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拼命干,干不动了我做投资。”脸上露着微笑,2019年4月的“老周的朋友见面会”上,周鸿祎难得柔软,透露出把投资当退路的意思。

虽然他的投资成功率也不高。2005年开始做投资,羊奶上投资几百万,花几十万美元去养山羊,或者大手笔投资快播,结果快播倒闭,创始人王欣入狱。投资的前5年,10个项目里有一半项目是血本无归,几千万资金打了水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周鸿祎丢了91助手,错过搜狗、58、知乎,最惨的是,B轮退出今日头条,算是丢了一座金矿。

没人预知360这次投资哪吒效果会怎样。周鸿祎想和张勇组成产品经理CP,但他不懂硬件生产,不会开车,哪吒汽车的两大创始人都是造车行业老兵,没有让他指导的空间。

张勇在接受采访时,给出的官方说法是:360 会从技术、营销和融资上全面支持哪吒汽车。

周鸿祎的可发挥空间恐怕在后者。一个细节是,同样宣布造车,提到马斯克,雷军谈的是特斯拉的技术、谈马斯克造车的态度,周鸿祎看到的则是马斯克讲故事的能力。“马斯克这个人特别会传播,在特斯拉最低谷的时候,他讲了一个故事,是他造的自动化工厂多么先进,以至于他每天都要睡在厂里。”

周鸿祎的感悟是,中国和美国在汽车工业上相差无几,却输在表达方面,“国产汽车的大佬确实不如马斯克会说。”

而讲故事,恰恰是周鸿祎擅长的地方。

*本文作者蒋晓婷,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字母榜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贺志强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

    集团总裁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