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网红书店如今全国闭店,60家店仅剩3家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李月阳2022-07-25 15:00科技控
不断涌现的负面消息,似乎在一步一步地证实着言几又的终将倒掉。

昔日排队打卡的网红书店,如今正静悄悄大规模关店。

据爆料,7月初,言几又在北京开设的8家门店已经全部撤店。有会员吐槽此次言几又关店不仅没有提前告知,而且储值卡余额售后电话永远打不通。

在黑猫投诉平台,言几又文化在近30天内就新增了31条投诉,基本上全部都是关于店铺倒闭充值卡余额不退还的投诉。

来源:黑猫投诉截图

这家诞生于2014年的品牌曾风光无两,是书店2.0时代的典型代表。言几又在书店的基础上融合了咖啡厅、文创生活馆等创新型业态。这种新的打法也吸引到了资本青睐,5年内拿到了4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2亿元。

鼎盛时期的言几又在全国14个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南京、成都等一线及新一线城市,开设实体店近60家。

而今,言几又还在营业店面仅剩3家,广州店最早于去年11月就宣布关店,而后是杭州、厦门、深圳等城市。

深陷关店潮的言几又,还被欠薪、诉讼缠身。去年底,众多网友发文控诉言几又拖欠工资,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天眼查显示,言几又的被执行人共83条,超过10家关联公司已成失信人。

言几又不断涌现的负面消息似乎在一步一步地证实它终将倒掉。

昔日网红书店如今全国闭店

让我们将时间拨回至2006年,言几又创始人但捷只是“出于兴趣”于2016年在成都开设了今日阅读社区书店。将书店搬到人流更多的商场里并开始卖咖啡一开始是为了自救。这次自救成功了,2年内便收回成本。

看到希望的但捷想要把生意做大,去诚品书店等品牌书店考察学习后,2014年,言几又*家店正式开业,投入300万元,开设在北京中关村,书店升级为文化生活体验空间的新业态的同时还出租店中店,做起了二房东的生意。

的确,言几又火了几年,在书店自带的文化气息基础上,加之精致的装修、丰富的活动、卖相亮眼的咖啡蛋糕下午茶等,吸引了大批年轻人前来打卡。

不仅吸引来了人气和流量,同时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天眼查显示,言几又在2014年5月~2018年12月间,共进行了4轮融资,融资总计达2.4亿元,投资方涉及飞马旅洪泰基金盛世资本等。

来源:天眼查

资本加持下,言几又一路扩张,在成都、重庆、昆明、北京、天津、西安、上海、杭州、南京、南通、宁 波、广州、深圳、厦门14座城市开设实体店近60家,全国营业面积达70000余平方米。

网红书店依靠颜值来吸引人流前来打卡,因此言几又不惜在装潢设计上砸下重金。2018年,言几又一家西安迈科中心店就砸了1.4亿元,而其当时的B融资也只是拿到1.2亿元而已。

疯狂扩张下,言几又迎来了客流高峰,2018年言几又的进店客流量达2000万人次,言几又创始人但捷还表示2019年将实现盈亏平衡,并计划在全国新增超过100家门店,除了一线以及新一线城市之外,还要拓展16个二线城市。

2019年底,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言几又原有的步伐,这一年也被业界称为书店“倒闭年”。

这一次,言几又依靠政府补助以及新店入驻减免政策勉强硬撑着。当时,言几又的现金流已经亮起了红灯,承租了言几又店中店的老板爆料,从2019年开始,因未能及时缴纳电费,店里就经常频繁停电,基本1个月一次,每次持续好几天。

而后,言几又开始拖欠租金,据天眼查显示,最早的一条为2019年7月,天津鼎德置业有限公司与天津言几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成都、北京等地的房地产公司也先后开始诉讼言几又。

现金流不稳定的言几又也开始拖欠装修公司、出版社、文创产品等供应商的款项。有供应商爆料称,与和言几又合作的4年中被拖欠货款3年,言几又方面以开新店资金周转不开为由敷衍了事。

一拖再拖,供应商选择通过法院诉讼解决纠纷。

据天眼查显示,上海言几又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涉及十余起法律诉讼,曾多次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起诉。2012年10月,该公司公司因未执行280万元的标的,而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值得注意的是,据该公司2020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参保人数仅1人。

可以说,自2019年起,言几又就一直在硬撑着。最早撑不住的广州店于2021年11月选择关店。2021年年底,言几又因被员工爆料拖欠工资、不缴纳社保等负面消息登上热搜,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

来源:微博截图

彼时,针对欠薪事件,言几又方面官方回应表示,因受疫情影响造成现金流吃紧的情况,所以在短期内,不得不采取关闭部分门店以及分批次发放员工工资来维持整体的正常运营。

事与愿违,最终等来的却是,言几又在杭州、厦门、成都等地纷纷关店全面撤退。不同于开业的大张旗鼓,关店大多在悄然生息地进行,有的仅仅是店面门口贴条公告,引起了众多会员的不满。

近半年内,言几又全国关店的脚步不曾停歇。近60家门店,如今仅剩下3家门店。

来源:大众点评截图

此次,在言几又北京店面的撤退中,有会员吐槽储值卡余额售后电话永远打不通。在黑猫投诉平台,言几又文化在近30天内就新增了28条投诉,基本上全部都是关于店铺倒闭充值卡余额不退还的投诉。

网红书店以何自救?

言几又不是*家关店的网红书店,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国关闭书店数量达1573家,单向街、先锋书店、方所书店等一众行业知名领军都发出了或求救、或关店的公告,上海钟书阁、深圳诚品书店关门成为了行业内标志性事件。

首先,我们抛开网红书店的附加值,单看卖书的生意。书籍的毛利率一般在20~30%,这一数字远远低于服装业等同行。

可以说,书籍是一门薄利多销难做的生意。受电商冲击,2013年左右,传统书店关门潮席卷了整个行业。

彼时,诚品书店开创了网红书店的先河。言几又、钟书阁、西西弗等网红书店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打卡网红书店成为当时年轻人乐此不疲的娱乐活动,高峰时甚至需要排队2个小时。

因超高人气的网红书店成为了商圈的流量担当,商场方面对于新店入驻也会给予租金优惠,这也使得网红书店的前期运营成本维持在比较低的水平。

网红书店们为了抓住政策红利,不断扩张版图,全国开店。据《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数据,2020年中国新开书店4061家,网红书店便是其中的主力军。

言几又也是依靠开新店、拿融资、再开新店的模式在蒙眼狂奔。但开店容易,盈利难。在言又几的收入结构里,书籍销售占40%,而其他主要多元化业态消费虽然贡献了大部分销售额,但没有一个细分业态可以超过30%,不论是咖啡、餐饮、美容、超市,或是联合办公、儿童乐园、健身房等。

拿咖啡业态来说,翻台率低是其*的弊病,一般消费者会选择点一杯咖啡后在店里待上半天。而主营的书籍方面,网红书店的价格也打不过电商平台。

吃尽红利的网红书店很难走到第三个年头。失去政策红利后,言几又动辄上千平的营业面积的高额租金就成了累赘,更无坪效可言。

虽有预付费会员制的加持,但疫情下,可怜的人流,再加上电费、人工费、成本等费用开支,言几又很难实现单店收支平衡。

成也颜值经济、败也颜值经济。花大力气投入在装修设计上,而没有好好打磨真正售卖给用户的产品。言几又售卖的书籍在很大程度上沦为了拍照背景板,而其店中店的商品也是良莠不齐。

据《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书店主要收入的来源依旧是图书销售的盈利。2020年,接受调查的书店中,有24家图书销售收入占比100%,近1/3的书店图书销售收入占比50%-79%。

回归商业本质,网红书店要想盈利,还是需要在书籍选品、提高坪效方面下大功夫,而不能本末倒置,在店面设计、咖啡、活动等引流手段上豪掷千金。

*本文作者李月阳,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