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料太丑、营业低频、艺人升咖难,事业粉该骂怎样的团队?

新芽NewSeed阿Po2022-10-26 17:34事业线
说到底还是需要排除“人治”、提升艺人团队独立且规范的操作。

白鹿、王鹤棣出演新剧《以爱为营》(原名《错撩》),官宣之前又是一场双方粉丝就番位问题的腥风血雨互撕。虽然以撕番的“黑红”营销形式炒热剧,通常都会因为路人好感度提前降低而热度低于预期,但粉丝也必然会竭尽全力户主,并且将怒气转嫁于艺人工作室的办事不力。

“签约之前撕番是团队为艺人定位考虑,签约之后再撕就不太厚道了。”制片人贝拉告诉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现在主要演员的合同大部分都会写好番位,如果签了之后回过味来觉得番位吃亏了,那就是这个艺人团队很不专业了。

在贝拉接触过的艺人里,被团队拉胯的艺人不占少数,比如贝拉今年播的剧里就有女主演,因为团队定位而长期无法再往上走一步。

负责过不少艺人宣传和营销的仲磊也表示,艺人团队不专业给艺人拉胯是很常见的现象:工作人员业务能力不过关,宣传物料纰漏多这种算是能看见的;团队在影视市场方面缺乏专业眼光,漏掉好资源,这种是看不见的;团队比艺人更能耍大牌,团队内部职场内斗,这些是人情社会经常会有的。

那么,哪些行为或者现象真正代表了团队的不专业,艺人势必需要警惕?团队面临日常挨骂,又该如何处理与粉丝群体之间的关系呢?明星资本论咨询了一些业内人士……

比艺人更大牌的团队?

前不久,因参演杨紫主演仙侠剧《长相思》而受到讨论的上升期艺人邓为,被指在机场向粉丝耍大牌。视频中女经纪人动作夸张,邓为全程冷脸,一度被冠以“小牌大耍”的全新标签。

曾服务于诸多艺人营销工作的资深营销人李诗佳表示,这种做法一来可能是经纪人的心比艺人飘得更快,一来也可能是拔苗助长。结果很明显,邓为因为作品质量不够过硬而遭到舆情的强烈反噬,网友一面倒地对其进行嘲讽或者转黑。

艺人团队工作人员比艺人更加“心比天高”的傲慢,是最常见给艺人拉胯的形式之一。给艺人在舆情方面“招黑”或者还有扭转的可能性,但在合作伙伴之间处处积怨,则将为艺人带来更多麻烦,尤其非头部艺人。

从事艺人宣传工作的瞿目告诉明星资本论,某老板已经综艺咖出道的经纪公司,自己与熟悉的同行在于其旗下艺人合作时,普遍反馈体感不佳,在物料审核标准方面有歧义可能出于审美不同,但活动配备待遇过高和不合理行为过多,则在客观上有耍大牌的嫌疑。例如活动中同样咖位艺人,该公司团队对餐标和配车要级别更高,甚至有过强行拆会场大门也要将车驶入会场的要求。

“这个公司的艺人真正接触到之后会感觉不错,但大小艺人的团队都很爱摆谱,也有原来很好沟通的宣传,到了这个公司之后也开始摆谱了,所以这种做派应该是这个公司统一培训的企业文化。”瞿目表示,这样的体感会让很多合作方在与此公司艺人合作时,选择更为谨慎。

另外,童星转型艺人的家族作坊式经纪团队经常为粉丝诟病,但大部分童星转型艺人因为从小在圈内人缘较好,除非外形不够主流审美,大部分童星随着成长,资源都是上升的。可是在上半年,张雪迎的经纪人兼亲姐姐张雪咪也曾因嘲讽抑郁症退出应援会的粉丝,而遭到粉丝抨击并登上热搜榜。

为此,曾与其有合作关系的相关人士透露,张雪咪即使面对媒体也会保持傲慢,合作不愉快、行业关系紧张,这应该是张雪迎在营销口碑上屡屡未能有所突破的*原因。

因早期也从事过宣传工作,制片人贝拉甚至更能理解艺人团队对艺人定位和宣传方面的心态,她所提及合作过的女演员团队则代表了傲慢之外的另一种常见问题,即懈怠。她认为改女演员仍有一定上升空间,但团队除了一些肤浅的剧组生活待遇问题之外,在实际的资源、咖位、宣传手段和营销定位上都比较懈怠,工作室微博甚至设置了半年可见,现已无太多有效物料展示。

因为该女演员本身处于偏头部的位置,团队长期享受艺人自身吸引资源带来的红利,造成了习惯性的不作为,即让艺人处于相对真空的舆论状态,两耳不闻窗外事,团队本身只要不功不过,就可坐享其成

“其实粉丝是很难真正知道艺人团队在为其工作时带来的真正弊端是什么,大部分粉丝都只根据自己喜好来判断眼前的好坏,是主观和短浅的,但如果艺人明明在年龄和外形都没有极大短板的情况下依然长期无法上升,那么大概率就能判断是团队的问题了。”

艺人团队为何无法“工业化”?

“其实无论是傲慢还是懈怠,归根结底还是很多艺人团队长期处在小作坊工作形态的问题。”资深艺人营销宣传从业者梁雯表示,虽然粉丝经常抨击艺人工作室的不专业为小作坊制度,但究其根本还是艺人个体选择所致。

首先艺人在影视市场中属于被抢夺的资源,被多方捧着;其次他们从事表演工作,如果不够自信就很难做好,多少都会有些自信过头;然后他们在入行之前大多数都没有全知全觉地感受过社会。所以很多原因加在一起,逼着他们没办法真正接地气,对自己有正确定位。”

梁雯认为,一旦一个艺人团队以艺人为中心,就必然会出现拉胯的情况。这就好像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影视走入精品化阶段,是从平台和公司开始力求工业化流程操作开始。工业化流程相当于生产进入了良性循环的模板式流水线操作,严格遵守一些正确的规则和标准,但艺人中心制或者经纪人中心制的操作依然停留在“人治”的阶段,充满了很多主观的人情利益,也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以梁雯曾经带过的一位上升期艺人为例,梁雯曾为其炮制过一个月多次正向热搜的记录,因过于频繁,艺人本人也产生了一定的疑惑并与其沟通,梁雯向艺人明确阐述了每一次热搜的功能性和必要性之后,艺人表示理解且再没有过问其宣传工作。

“很多艺人的自尊心让他们对做宣传这件事感到很别扭,既怕不宣传没有热度,又怕宣传了也没热度会很尴尬,如果宣传完全听从艺人所说不宣传了,免得万一没热度还尴尬,那宣传的工作就别做了,我们的专业性体现在哪里?”梁雯笑言,千万不要过分揣测艺人心理,自己还可能被束手束脚,用实际的宣传成果向艺人展示专业性,比玩任何人情手段更直接。

显然大部分艺人团队仍然处在“人治”阶段,梁雯和瞿目都看过很多不专业的团队是如何构成:

首先,艺人团队本身的入行门槛较低,*阶的会有一批因为想要追星而入行的年轻从业者,动机不纯,专业不过硬,所以只能通过人情手段进行交际

其次,大部分艺人团队对于自己工作的定位就有偏差,你的工作究竟是服务于艺人这个人,只是为了顺从她、让她开心,还是在于为其提供专业资源介绍和营销服务这份工作?

第三,艺人团队大部分仍处于经纪人中心制,如果经纪人不够客观专业,团队很容易变成经纪人一言堂甚至内斗。

瞿目也曾合作过贝拉所提及的女演员,她在三年之中更换过四任宣传,其中一任宣传在职时,该艺人无论是剧播期作品口碑还是正向营销都有一定上升,但最终不敌空降的经纪人,愤而离职。

“这名宣传在物料制作、营业策划、热搜舆情和行业口碑方面都把控的不错,艺人当时在营销端明显所有起色,可惜真正优秀的人是不会屈居于不优秀只会搞关系的人之下的,经纪人招宣传是招合作伙伴,不是给艺人和自己多招一个助理。

第四,专业经纪公司和一些影视公司的经纪部门,会从企业管理角度,将经纪部门和宣传部门划分开,二者职能相对独立,互不干扰,有各自的专业领导,部门人员只需要向部门领导汇报。这样可以更简单粗暴地剥离工作环节中过剩的“人味”,让工作流程更加明规则化。

最后,李诗佳也向艺人提了个醒,如果换了很多任宣传都无法改变局面,那么必然是因为艺人和经纪人的理念并不契合,这也是“人治”导致的僵局,如果艺人对自己事业还有一定期待,此刻也就到了必须果断更换经纪人的时候了,“你们也许生活里可以是很好的朋友,但事业上还是需要公私分明。

团队日常挨骂,就该听粉丝的了?

艺人团队当下的“草根模式”确实并非艺人行业的理想状态,但艺人工作室日常挨骂就活该吗?

“之前剧播期给艺人做截修,艺人亲自审核物料,结果还是被骂做得很垃圾,原来是粉丝不喜欢艺人在剧中的某一款妆容,就感觉很委屈。”服务过很多艺人工作室官博物料设计的茜茜向明星资本论透露,在为艺人工作室服务的四年里,亲眼看着粉丝以各种主观理由开骂工作室,甚至感觉粉丝不骂工作室就是不合群和不是合格的事业粉。

前几日,赵雅芝粉丝开撕经纪人,指责经纪人不顾70岁老人安全,让其踩滑板哗众取宠,另一方面指责工作室发图慢。而前不久,文淇工作室的宣传也因粉丝开撕而登上热搜。

一部分网友因为追星而感同身受,但大部分网友却是在感慨,“原来不止流量艺人的粉丝爱撕工作室。”

文淇粉丝开撕工作室,是由文淇团队更换宣传后与后援会交流减少,并对后援会负责人提出的宣传意见予以否认。文淇粉丝在表示团队应更为善待粉丝,需要靠粉丝撑起票房。艺人宣传营销负责人仲磊表示,这种逻辑或许对流量艺人有用,但文淇这样以大众作品打入国民认知的演员来说,支撑她的还是优质作品带来的路人盘。

仲磊认为,当下娱乐方式的互相打通,使得粉丝在对不同艺人的追星方式和获取满足感的标准方面开始趋同,例如拿追流量艺人的标准和逻辑来追大众型艺人,粉丝主观上当然可以选择这样的追星方式,但获得的回报从客观上说必然不同,某程度上也是一个众口难调的结果。

“粉丝需要参与感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大部分大众型艺人的事业并不依靠营业来获取核心粉丝粘性,而是通过作品来获取国民认知度和路人盘粘性。”

换而言之,非流量艺人确实在核心粉丝的需求度上并不高,但为何会演变成一部分粉丝高估自己的存在感?

“还是艺人团队先对粉丝群体释出了需求的信号。”李诗佳表示,大部分粉丝不会百分百不求回报,尤其是当艺人团队希望通过粉丝运营来利用粉丝制造免费流量时,就很难避免粉丝的反向需求,就是粉丝对艺人事业的参与感,除非艺人团队用钱养成脂粉,可以视为一种“公对公”的商业合作,否则还是在以粉丝感情作为人情交易,来获取流量,其隐患不可控。

那么艺人团队和粉丝群体究竟应该保持一种怎样的状态?

李诗佳认为*的方式就是屏蔽粉丝信息,彼此之间不产生人情需求,粉丝群体以自我意识“打野”,艺人团队做创业的宣传和B端营销,说到底还是需要排除“人治”、提升艺人团队独立且规范的操作,才能达到真正的专业。

*本文作者阿Po,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 GGV-于红

    纪源资本

    投资副总监 机构投资人认证

    约谈
    投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