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了地产大亨刘晓光,不然今天的北京难以想象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2017-05-15 12:27新芽网
要是没有他当年的“忽悠和独裁”,今天的沙尘暴,将会肆虐到我们笑不出来。这个人创建了中国第一家,规模最大、贡献最多的“治沙公益组织”。这个人就是有地产界“老大哥”之称的首创原董事长,刘晓光。

今天是北京很美好的一天,

然而就在一周前,北京的美好和繁华被风沙掩盖,

也为北京城带来了扎扎实实的压抑。

全城北风五六级,阵风八九级,

PM10小时浓度破2000,

保洁员李高文和快递员何洪亮的生活,

也在那一天戛然而止。

回顾北京历史纪录上,

最强的一次沙尘暴发生在2002的3月。

那一次北京的天上直接下了3万吨的沙子,

相当于人均2公斤,能见度小于100米。

那时候大家还没有随身带口罩的习惯,

直接拿塑料袋直接往头上套。

2006年4月,沙尘暴再现北京,

土黄色的天空中隐隐带着血红。

即使用丝巾遮面,头发丝里耳朵里指甲缝里,

都仍藏着沙土。

进入2010年后,遭遇沙尘暴的北京市民显得淡然许多,

即使5级重度污染,

也挡不住北京天坛公园,老人们跳舞的心。

沙尘暴的强度在2015年又达到了小高潮,

三环CBD甚至被沙尘“吞没”八分钟。

沙尘暴没有规律,粗暴地接踵而至。

与沙尘、雾霾共呼吸同命运的伙伴们,

也锻炼出了越来越乐观的心态和幽默感。

但要说的这个人,

大家真要感谢他。

要是没有他当年的“忽悠和独裁”,

今天的沙尘暴,将会肆虐到我们笑不出来。

这个人创建了中国第一家,

规模最大、贡献最多的“治沙公益组织”。

这个人就是有地产界“老大哥”之称的首创原董事长,

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创始会长,

刘晓光

1955年2月,刘晓光生于河北定州,

其父14岁参加革命,

在《解放军报》任职数十年,

这帮助刘晓光在文革期间顺利入伍。

刘晓光15岁到兰州当兵,

一路辗转到新疆。

当兵苦,他就想脱贫,自己学知识。

于是他就读《资本论》、《法兰西内战》、《哥德巴赫猜想》、

读费尔巴哈,《红与黑》,

勉强打了经济学的底子。

知道了一个斧头怎么换三只羊,

知道了货币增值,剩余价值。

夏天把老乡的牛给从山上推下来,

40块钱买下牛,把皮卖了50,白吃一顿牛肉。

5年后复员到北京,

他被分到测绘仪器厂当车间主管,

工厂作为中国经济的子细胞,

对其怎么运作,他比别人的理解要深得多。

1978年恢复高考,本来是学油画的他,

想走产业报国的路子,

最后考进北京商学院。

大学毕业放弃去美国留学,

他想国家还穷,要报国。

就去了北京市计划委员会商贸处,

从企业做起,一直做到常务副主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计划经济时期,

计委是管资源配置的,

官儿不大,却十分重要。

当年潘石屹做北京房地产项目,

凌晨2点半去找他立项,大冬天心急的在楼下直抖,

刘晓光直接在汽车的盖子上给他签了字。

这个官是有温度的,

让人感到背后有温暖。

90年代里,

市政府里面30多岁的副局级干部简直是凤毛麟角,

在大家都以为刘晓光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副市长时,

他却临危受命,掌舵重建首创集团

这个由17家国有企业组成的集团,

表面风光,实际上是个三无企业,

无主营业务,无利润,无资金。

一旦做不好,前途尽毁。

但刘晓光说,我本就想产业报国。

国家需要我,我就硬着头皮上。

从被人求的高官,

沦落到去求人的企业家,

刘晓光经历了无数难以为继的时刻。

最可怜的时候,账上只有300万现金。

刘晓光找银行贷款1000万元,

不然6000多人的工资都发不起,

银行行长劝他好自为之,

堂堂一条硬汉差点难受得想哭。

还有一次一支基金上市基金募集5.4亿现金,

花了不少钱进去,到上市前两天还差2000万。

看着香港维多利亚海湾,

这个老烟枪一支接一支,差点想跳楼。

失眠最厉害的时候,

他要靠看恐怖片转移注意力才能休息。

即使是这样,首创集团在他的带领下,

竟起死回生般成了,

资产总值2200亿元的500强企业新国企,

旗下拥有5家上市公司。

他逆境扬帆,一战成名,

在风云变幻的商场上,坐稳了京派开发商的头把交椅。

深耕二十余载,

无论是炮轰如任志强

圆滑如潘石屹,

还是大起大落如王石

在他面前都要敬畏三分。

但是,一次去沙漠的机会,

让他意识到自己在造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弊端。

200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

刘晓光受朋友邀请来阿拉善沙漠游玩。

穿过西夏王陵,翻越贺兰山,

面对滔天扬起的黄沙,

他从来没有想到沙漠那么美,

也没想到中国的生态已经被毁坏到这种地步。

当时,宋军准备在阿拉善打造月亮湖生态度假基地,

希望为企业家们带来生态启蒙,

刘晓光没有想到中国还有跟沙漠单打独斗的人,

他决定要帮他一起治沙。

彼时北京正在筹备2008年奥运会,

意大利政府承诺无偿提供资金,

解决北京大气污染问题。

刘晓光游说副市长,

我们已经找到了北京沙尘暴源头,

希望跟意大利政府再申请一笔治沙资金。

意大利政府同意再追加1000万欧元,

条件是北京市政府也出资1亿元。

刘晓光说这好办,我找100名企业家,

连续10年每人年捐10万元就够了。

刘晓光前后打了100多个电话,

电话里面直接说,

你必须参加,不参加以后大家别谈事儿了。

他向来为人厚道,办事靠谱,

不管是做官还是当企业家,

都帮了不少人,人缘极好。

这次他邀请,很多人当场答应,

但也有持观望态度的。

王巍就问,我们还能活几年?

做企业和环境生态有什么关系?

刘晓光问他,你怎么不想想你的后代?

我们能做的,

除了治沙以外,要引起大家对环保的注意。

做公益是如此,研究社会发展问题也是如此,

都是一个过程。

知识不够才要学习,看过去人们怎么做,

过去发生过的问题,人家是怎么解决的,

最后演变成什么了。

就这样,中国企业家的半壁江山都被他忽悠了过来。

在2004年,共同发起成立了“阿拉善SEE生态保护协会”。

能让这群极具个性又善于钻研的商界大佬们,

齐心协力,共同来做一件事的人,

也只有他刘晓光了。

在成立大会上,

他被全票选为协会首届会长。

他对企业家们说:

衣食虽已富足,担当责任无涯,

保我碧水蓝天,于人浩然天下。

可协会成立后,有些明星企业家开始松懈,

社会上都说他们是在作秀。

机构内部从制度开始改起,

他们将会长刘晓光“关进了笼子”,

会长必须由选举产生。

在他既不当会长也没有权力单独改动章程的情况下,

仍然亲力亲为每一次活动,

坚持亲临阿拉善第一线,

在现场顶着烈日、迎着风沙,

种梭梭、收小米。

就这样一个创办人,

在地产圈之外,也赢得了所有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可到了2006年,他却突然遭遇了一件事。

那年北京回收了鸟巢边上的摩根中心,

也就是现在的盘古大观。

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要公开“招拍挂”,

首创、万科、华远三家公司都参与了。

过了几个月,刘晓光突然被请去配合调查,

在里面待了三个多月。

他的好友潘石屹回忆到,

他出来的时候,

气色很不好,手抖的厉害。

从这以后,他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问题,

病的一天比一天重。

朋友们都很为他担心,

劝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可他根本听不进去,

而是更加疯狂的投入到治沙工程中去。

13年来,阿拉善SEE累计种植38.1万亩梭梭树。

这种植物能在沙漠生存,

成片地生长在沙漠上,是治理沙尘暴的第一卫士。

2014年,阿拉善SEE计划在10年内,

种植一亿棵以梭梭为代表的荒漠植物,

用以改善周边1300平方公里的生态环境,

并通过造林地衍生经济价值,

提高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

截至至2015年年底,阿拉善慈善公益,

已累计投入环保公益资金2.7亿,

支持了400多家民间环保组织及个人,

推动了中国荒漠化防治,

和民间环保行业的发展。

他们还推出了“卫蓝侠招募计划”,

在全国范围内,招募环保志愿者。

一旦有志愿者,发现某地被严重污染,

就可以上报给阿拉善SEE。

十几年过去,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事务会员达到600多人,

已经成为中国目前,

规模和影响力最大的企业家环保组织。

这件事一做就是十几年,

沙漠中的绿色在一点点变多,

他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

他曾说,

我这一生,最有价值的事,

就是成立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

然而他最后,甚至都没有钱付医药费,

还是老哥们儿几个凑的。

2017年1月16日,

退休仅一年后,他再也没有醒过来,

还有一个月,就是他62岁的生日。

而今,他种下的树已经枝繁叶茂了。

半世浮沉春与秋,侠骨诗魂喜复愁。

铁肩抗鼎琢磨处,不惮烟花似水流。

刘晓光的身上,

夹杂着历史的发展的时代感,

又藏不住他创新奉献的热情。

痛苦与激情在他身上梦幻般地缠绕。

退休后他曾说,

我60岁估计干了别人120岁的事,

这种激情让我脑子里老想着我还是40多岁,

还有雄心壮志。

但这些,他都没有办法实现了。

今天是北京很美的一天,

但写到这,创哥长长地叹气。

我们不知道明天,阳光和风沙哪一个先到。

同样的,我们也不知道,

在我们的一生中,成功和疾病哪一个先来。

但我们每个人仍要带着激情和毅力去投入一件事,

人的生命很短暂,

要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做得更好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