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亏损13年,昔日“国民牙膏”两面针卖股求生

新芽NewSeed宁泽西2020-01-02 17:53酷公司
“一口好牙,两面针”昔日的国民牙膏——两面针早已风光不再,如今再回到公众视野,却是不得不卖股求生的消息。

近日,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剥离房地产、纸品两大亏损业务的公司股权,将债权卖给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柳州国资旗下产投集团。

继2017年出售“精细化工”业务后,两面针再次缩小业务范围,同时也是扣非净利连亏13年后,最大的自救动作。

曾几何时,“两面针”与佳洁士和高露洁一起,长期位列国内牙膏市场份额前三,独占本土品牌销量冠军,被誉为“国民牙膏”。

2004年A股上市,成为这支全国家喻户晓的牙膏品牌抛物线的顶点。从2006年开始,作为民族牙膏品牌担当的两面针(600246.SH)主营业务连续遭遇13年亏损。2016年,两面针的家用牙膏市场占有率却不足1%。

更令人惋惜的是,在市面上,两面针逐渐销声匿迹,人们只有在经济酒店提供的免费洗漱用品中,才会发现两面针的踪迹,不过,它已沦为“低端牙膏”的代名词。

经过40年的发展,从人们心中的“国货之光”到牙膏第一股,再到快捷酒店里的廉价产品,两面针抛物线式的“没落”着实令人扼腕。

上市即巅峰,

昔日“国民牙膏”在快捷酒店中沉沦

两面针起源于1941年成立的广西柳州亚洲枧厂,1980年新厂建成使用,迄今已有40年历史。

1978年,两面针公司研制出中国第一款中草药牙膏——“两面针药物牙膏”, 开创了国内中药牙膏市场的先河,此前一直蝉联国内牙膏市场销量第一长达15年之久,其市场占有率排在上海中华、广州高露洁之后,是民族品牌第一。

2004年,公司在上交所上市,成为“中国牙膏第一股”。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从2006年到2018年,两面针扣非净利润经历了长达13年的亏损。在职员工数从2011年的3579人,缩减到2018年的2391人。

早在2004年上市时,两面针就已在招股书中点明隐忧。招股书指出,近年外资企业大量涌入,世界知名品牌如佳洁士、高露洁等已全部进入中国,行业竞争激烈,毛利率不断下降。中国牙膏市场价格战被点燃,另一方面,生产牙膏的原材料成本价格却在上涨。

面对外资的挑战,两面针未能守住堡垒。为了增加业绩,上市的同时开始了大规模的多元化之路。先是做纸业,然后又开始参与地产界,也开始进军旅游用品业、药业、糖业等诸多领域。

然而,除了酒店业务外,其它项目没有一个赚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样的发展也让两面针的主业陷入困境。

2015年两面针开始了“聚焦主业,效益先行”之路。这期间,两面针研发了售价每支59.9元的新品牙膏,还签约明星张嘉译代言。但是产品和营销多年没有进步的两面针,已经没有太多的品牌声量。

根据当时的市场数据显示,两面针的市场份额不足1%。当时的牙膏市场早已被黑人、佳洁士、云南白药、高露洁等品牌瓜分,两面针只能在旅游牙膏市场求生。

在2018年年报中,两面针表示,旗下子公司两面针(江苏)实业有限公司拥有最大的旅游牙膏生产基地,在经济型酒店市场领域品牌影响力较大,在酒店用牙膏产品市场占有率估计超过50%。

按照两面针给出的数据计算,公司生产的家用牙膏每支平均售价5.6元,酒店用牙膏产品,单支平均售价则只有8分钱。

做旅游牙膏利润稀薄,如果两面针不能在家用牙膏市场重新寻得机会,随着新一代消费者成长,它被市场彻底遗忘是早晚的事情。

一家做牙膏的投资公司:靠抛售中信证券股票“提款”

抛售中信证券股票,是两面针在危机当头扭亏的“万能药”。

两面针上市以来12年的年报里,每年的扣非净利润都是负的,但两面针通过出售持有的中信证券、交通银行中煤能源等股票以及一些未上市公司的股权,在入不敷出的年份就卖出一点,换回一些投资收益,确保净利润为正数。

据公司2003年年报显示,两面针作为发起人参股中信证券,投入1.52亿元,持股9500万股,占当时中信证券总股本的4.56%。

自2005年上市以来的13年间(2018年以三季报为截至日期),两面针出售股票获取的投资收益达24.66亿元,而同期净利润只有4.14亿元。

在公司持有的股票中,以中信证券的股票为主。根据粗略统计,从2006年到2018年,两面针六度出售中信证券股票,累计套现超过10亿元。

如此看来,这是一家名为做牙膏实为投资公司的公司。

然而,就算是“万金药”也有用完的一天。两面针手中的中信证券股票仅余865.98万股,与投资之初的9500万股相比,所剩不多。留给公司补充扣非净利润亏损的金额不多了。

不止两面针,中国牙膏大多命途坎坷

事实上,并非只有两面针一支中国国产牙膏品牌走向没落。

同样发家于广西的田七牙膏日子也不好过,曾以“拍照喊田七”闻名全国的田七牙膏,2004年的销售额曾高达10亿元,但经过几番波折,2019年6月,田七牙膏母公司广西奥奇丽不得不选择拍卖其房产、生产设备、以及“建国、卫齿宝、爱尔齿”等13个商标”以救主业。 

黑妹牙膏与两面针牙膏一样诞生于“80年代”,体量也曾相当。产品低端、功能定位不突出、再加上品牌形象老化,这些因素叠加,使黑妹利润直线下滑,走进一条“死胡同”,不得不进入酒店。新芽Newseed记者搜索天猫旗舰店发现,除去一款39.9元可购买三支的促销商品,销售额过万外,其余产品的销量最多仅为几百件。

“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这句熟悉的广告语来自于中国国产品牌蓝天六必治牙膏,与1954年创立的中华牙膏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而前者在2005年卖身于立白集团,后者被联合利华公司收购。

如今能与外资厂商“硬刚”的中国国产牙膏品牌,只剩云南白药一枝独秀,今年5月,后来居上的云南白药牙膏市场份额已经达到20.1%,在中国品牌中排名第一。但云南白药还是出自药企的“跨界”品牌。

云南白药的逆势上涨说明了,国产中药牙膏还是具有群众基础的,也可以做到中高端。

而对于走了15年的弯路的两面针来说,它还能重新回到牙膏市场的主流位置上来吗?在目前牙膏市场格局已定的情况下,难度不小。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