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位天使加持,2019开年“第一卦”

新芽NewSeed半导体2018-12-30 11:41事业线
历时一年的反思和探索,对于2019年,他们有话要说。

又到了一年一度“天使算命”时间。

尽管年年都是最难一年,但即将过去的2018年似乎真的伤筋动骨,于是有了锦鲤的新式迷信。一个朋友在最近下楼梯的时候经常念叨“有钱”、“没钱”,当最后一级台阶踩到了“有钱”上,他的表情就好像人生到达了巅峰。

来年的趋势预测,也逐渐从认知分享演化成一种颇具仪式感的许愿。冀盼来年会更好。

对于天使投资人来说,2018更是转折年。“医疗健康”、“人工智能”等预判犹在耳,2018年元旦刚过,徐小平一则内部投资群里拥抱区块链的截图开始疯传,随后的春节,大佬们都去一个“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打卡加班,比如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等等。

在2018年的第一个季度里,不少天使投资人和机构摆出了ALL-in区块链的姿态,跟风者紧随其后。人们往往认为,“内部”消息总比公开的趋势预判靠谱,毕竟投资赚的就是个“认知”的钱。

于是2018的第一个“风口”就这么来了,天使集体沉默的日子也随之开始,甚至集体缺席了清科2018年天使投资人10强的排名。在新芽NewSeed(ID: pelink)的一次年底采访中,一位天使投资人复盘2018,直言年终汇报的PPT里“教训”的那一页,一定是区块链。

从追风到回归,从投“量”到投“便宜的”,从靠人脉到靠认知,天使投资在静默中走过了跌宕的一年。而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对于2019年的开年预判才显得尤为重要。新芽NewSeed汇整了年底的天使投资人采访,历时一年的反思和探索,对于2019年,他们有话要说。

曹国熊 普华资本董事长;头头是道基金创始人

2018年不管国内和国际都是变化最大的一年,我们一向是专注在三个领域:医疗、硬科技、文化。

文化里面的文娱板块,实际上在2018年非常的冷,但我倒是蛮有信心的,我觉得是烈火炼真金的时候,有很多优秀的公司,的确是在寒冬中诞生的。医疗又相当的热,文化里面的教育板块也相当的热,去年由于保护自主创新,在硬科技领域我们也有很多的斩获。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我想还是要提高自己的认知,在自己专注的领域深深扎根,做好行业研究,对于被投企业给予帮助和赋能。所以我们还是会专注在这三个方向。

这三个方向上我们已经布局了很多的公司、创业者,这个时候我们要深耕,把根据地做扎实,围绕着我们已投的这些创业企业做更深的投后服务,首先这样有助于提高认知,也有利于帮助我们被投企业抵御寒冬;第二,如果没有精力和能力帮助更多创始人的时候,你不妨聚焦一些,不一定说要投非常多,你就投的量稍微小一点,投你最懂的行业,更多的关注自己的现金流。

李开复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2019年,我们会继续寻找各种的商机,包括用AI的,也包括跟AI无关的。

我们觉得还是有很多垂类是有机会的,还是要更深度的了解人口红利和不同批的人口,他们的成长和他们的需求。要非常清晰的去寻找真正能够在一个领域加分的AI或者任何的科技,比如说在产业后端的自动化、AI怎么去使用;比如说在零售、医疗等一些重要的行业,在哪些地方技术是可以使用的。

所以需要大量的功课。也就是说投出好公司的门槛其实越来越高了,不只是说去追一些很火的概念,或者追一些很火的公司,而是真的要深度了解整个人口、行业、垂类、还有商业的需求;每一种技术展到什么阶段、能用在什么领域。所以投资变得更是技术活了,这一点是相当适合我们的。


刘晓松 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

我们有自己的一个分析方法和迭代的方式,青松基金在过去12个月的投资节奏是加快的,我们看的细分领域基本上没有变化,还是消费、人工智能、教育、文娱等。目前很多人不太看好文娱,说文娱是重灾区,其实他们错了,现在文娱特别便宜,有口红效应,是最反经济周期的,这个时候不投,什么时候投?投资人要逆向来想这件事情。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政策稳定,只有政策稳定,在这个池子里面的鱼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和角度去生长,整个微生物系统才会慢慢构建起来,才会有一个生态。


王强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

有几个重点的方向:一是出海,越来越多优质的中国公司走向全球市场,随着物流、支付等等都解决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

第二是下沉,无论是市场垂直的下沉,还是人群垂直的下沉,这个“下沉”是非常重要,从宏观上来说,实际就是下沉产业,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换句话说,未来2B的生意可能会是一个爆发态势。

第三是内容生产,如果娱乐、文娱将来仍然是人类不可或缺的需求,那么优质的、原创的、独特的内容生产,也会变化出非常好的东西。

对2019年,我对真格要说的就是我们眼睛要睁得更大,看得更准。只有这样,你扣动投资的扳机,才可能不大离谱。如果不慎重,像前几年市场非常热的时候,大家都在抢,我觉得没有必要。

王啸 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

如果从科技领域来看的话,我们更关注于通过数据驱动和算法驱动来赋能相对传统的大行业、基础设施,像物流、金融、教育等等这样一些健康机会,具体哪个行业还得再看。

消费类领域我们更关注于利用数据和互联网的联通性改造传统供应链,提供更好的、更个性化的、更定制化服务的机会。

第三,把中国的模式弄出去,在国外找找新一波的流量红利。这三个方向还是明确是可以看到机会的。

吴彬 道生资本创始合伙人

我不会一年两年短周期去看一些好的方向,但是有一些于情于理的因素,会让我更看中一些有现金流的项目,更具供应链侧改革的项目。基本上没有大的赛道的变化,都是在赛道里面做拓展,做调整。

第二,关于马太效应,客观上是存在的,但我认为影响不是很大,我做天使投资纯粹是因为兴趣。我虽然做的时间不长,但是越做越发现我天生就是干这个的,它能够每天让我保持学习的胃口,节奏加快和加慢都不存,我只在乎项目的本身,企业不用着急明年和后年就交答卷。

至于怎么做,从我来讲,以前投到现在100多家企业里死了11家,怎么能让企业不死掉,反而变成了我最大的动力和压力。

吴世春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

我觉得有几个词:一个叫出海,一个叫下乡,一个叫跨界。

出海,就是把中国的一些模式往海外复制;下乡,就是把在一二线城市发生的故事复制到3到6线城市去;跨界,就是比如说人工智能跟产业的一些结合,微信生态跟一些原有业务的结合,都会产生新的跨界应用。

对于2019年,最大的一个期待当然是科创板,这种退出能不能给行业造成新的兴奋点,提振整个市场的信心,不管是LP,不管是创业者,不管是投资机构,都需要这样一剂强心针。

退出端的利好最容易推动这个市场的欣欣向荣,因为只有好的退出,才能够带来增量的资金进入创投领域,才能激发更多的创业者,去做更多的创新、更好的创新。

杨向阳 源政投资董事长

2018年和2017年、2019年其实没有什么太多本质上的变化,当然会有一些形式上的变化。我所有做的项目,基本上没有那么强的周期性,也没有对资金的依赖。不是说从头到尾大概都有一个大的计划思路了,不是说我明年要冲了,我需要很多的钱,因为没有这个钱,我就砸不出来客户。我只是生产得少一点,卖得少一点而已,或者说我的建设周期慢一点而已。

所以2019年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常态,基本上跟今年去年差不多。对我来说可能每三年会有变化,比如从2012年到2016年,然后2016年到2019年,2020年到2022年,这样的三年可能我的策略会有调整,但是这三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张野 青山资本创始合伙人

我们讲消费折叠,折叠指的是有很多很多的横截面折叠出来。因为中国大概是全世界最大的消费单体市场。它虽然折叠出很多的横截面,但是每一个横截面的规模都很大。每一个横截面都有自己独特的消费情景,但每个横截面之间的信息和理解是有隔离现象。从横向来讲,创业者满足好任何一个横截面的消费诉求,都可能成为一定规模的企业。从纵向来讲,你可以纵向打通横截面,让商品在自己的生命周期里面的每一个不同阶段,满足不同的横截面里边的需求。

张敏 合力投资管理合伙人

今年朋友圈传得很疯狂的一个段子,就是王兴写了一句话,他说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十年,但是再过十年,可能是最好的一年。悲观的人认为这句话后面十年更糟糕。

做投资天生就是乐观主义者,而且我在这个行业做了16年。在过去的16年里,你回想看,所有最好的企业都是在大家最悲观的时候投出来的。明年将会出现一批伟大的企业被投中,然后走向未来更伟大的十年,这是我们的理解。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