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2019,“重启”2020

新芽NewSeed创业暖宝宝2020-02-01 09:44事业线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

2020春节长假迎来了倒数第二天,不少人已经踏上了返程的路途。在中国人传统的观念之下,2019年算是彻彻底底的走完了。

当然,此时此刻仍有许许多多的人们坚守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为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默默地努力着。

过去的一年,在科技圈、在创投界,发生了一件又一件影响着你我他的事情,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注脚,以及难以磨灭的记忆。

在这个被称为“资本寒冬”的一年,创业者们被冰点以下的气温冻的瑟瑟发抖,也为找不到融资而异常焦虑。融资头部效应更加明显,早期创业项目融资困难,成长期公司面临业务调整、估值下降等问题。过亿级别的融资被称作是“逆势而上”,千百万级别的融资更是要精打细算,省着花。

曾经,“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如今却是“创业黄金十年黯然收场”。一些在2019年本就没有好转的企业,在2020年初仍要接受疫情的考验,融资和发展的节奏势必会受到影响。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新芽NewSeed(ID:pelink)春节特别策划,为您整理了过去一年曾记录下的12件有影响力的大事件,一起回顾2019年。

1月:《再见,摩拜单车》

共享单车的势头在2018年急转直下,虽然没有迎来大合并,但剩下的几家单车企业,过得也都不尽如人意,ofo的门口甚至一度排起了退押金的长队。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2019年最先退出历史舞台的竟是“摩拜单车”。

美团在2019年1月23日宣布,摩拜单车将会更名为美团单车,而且美团App会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这也就意味着该共享单车品牌终于全面美团化,“摩拜单车”这四个字也注定将从历史上彻底消失。

如今的共享单车前三名,一个“卖身”美团,一个成为阿里的“嫡系部队”,另外一个仍在为“自我造血”而苦苦挣扎。这个曾经辉煌无比的行业,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大结局。

2月:《536亿!“神秘”90后女首富诞生,创二代现接班潮》

前有杨惠妍,近有孙喆。在2019年2月,又一名神秘90后女首富诞生。

根据重庆商报公布的《2018年渝股财富报告》显示,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将自己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女儿蔡馨仪,蔡馨仪持股市值达到530.8亿元,列2018年渝股财富市值第一。

之所以被冠以“神秘”,是因为蔡馨仪并不在龙湖集团中进行日常管理,网络上没有一张她的照片流出(仅以剪影代替)。

加之年龄也并未公开,只能从吴亚军在1992年结婚,来进行推断——蔡馨仪为90后,且年龄应在25岁左右。因此,蔡馨仪被称为中国最年轻女首富。

这些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后代们大部分不愿承父业,他们身处时代浪潮中,纷纷跳进令其兴奋创新前沿的领域。

3月:《数千万直男的“大本营”遭全网下架,网友:自作孽不可活》

“虎扑APP下架”这一消息在2019年3月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一时间引发了舆论热议。

众多网友表示,虎扑APP此次下架可谓是毫无征兆,一些网友甚至是因为更换了手机需要重新下载虎扑APP,才发现已无法下载,有网友戏言:“现在我用的都是绝版APP。”

此次虎扑APP遭全网下架,也有许多虎扑网友认为与其一直执着于上市不无关系,引发了强烈吐槽。“千方百计做推广,自欺欺人搞管理,不择手段商业化,自甘堕落蹭流量。”、“为了上市,官方一级小号发帖引战,无下限蹭热度确实有吧,真的让jrs出去晒太阳都没底气。”

显然,虎扑的上市之路仍很漫长,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广大JRs所指出的问题,如何回到那个最纯粹的体育社区,而不是一味地为了流量而活。

4月:《烧光2亿,开着奔驰送煎饼的黄太吉跌落神坛》

曾被称作“中国的麦当劳”的网红餐厅鼻祖黄太吉,在经历了估值近20亿人民币的巅峰之后,一度销声匿迹,在2019年4月却又重新回归人们的视线之中,只不过这次不是什么融资、开店的新闻,而是令人唏嘘的失信信息。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在2019年3月7日,黄太吉主体公司畅香利泰(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曾因未支付供货商83万元货款,而被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黄太吉主体公司近期内第二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此前在2018年11月,黄太吉同样因欠付供应商40余万货款,首次被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

借用一位投资人此前对赫畅的评价,送给所有的网红餐厅:“不要搞那么多虚头巴脑的概念,真理是浅显的。”

5月:《「飞聊」上线后的48小时》

2019年5月20日,今日头条社交产品第二弹——「飞聊」横空出世。相比于多闪APP在发布会闪亮登场,「飞聊」的现身就低调许多。

新芽Newseed(ID:pelink)发现,「飞聊」先是在即刻、微信、今日头条等平台冷启动,而后逐渐在微信平台传播开。然而不出意料,仅仅露脸不过半小时,微信平台就使出了“封杀”大招,飞聊添加好友的二维码被“停止访问”。

不难发现,比起社交,飞聊更像是一款UGC主题社区产品,一个集合了百度贴吧、豆瓣小组和微信的大杂烩。

多闪、聊天宝、马桶、飞聊……这只是开始,不难预料接下来还会有更多形态的社交APP轮番上阵,而腾讯也已经在采取行动了。

6月:《超30亿资本涌入,“千锁大战”一触即发》

上千家企业、数千个品牌,如今智能门锁市场正迎来“千锁大战”。

据新芽数据库,2018年至2019年6月在智能门锁领域共有13笔融资事件发生,其中融资金额过亿人民币事件有7笔,占到总数的一半以上。粗略估算,智能门锁从2014年发展至今,超30亿资本涌入,背后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百度等巨头和红杉资本中国、顺为资本分享投资等头部投资机构的身影。

可以看出,尽管处于所谓“资本寒冬”的大环境之下,智能门锁仍然会得到资本市场较多的关注,可称之为一条热门赛道。

另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5月至6月就有五家智能门锁品牌召开发布会,对外发布新品。而随着技术成本的降低以及各类移动app的兴起,主流产品价格也由此前的3000到4000元进入到“千元时代”,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7月:《三星手机不再中国制造》

几经努力,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占比重回1%以上,可它在华的最后一家手机工厂也要关闭了。

2019年7月据北京商报报道,有消息称,最快9月份,三星将关闭在中国的最后一家手机工厂,且该公司已在做最后的清算工作,工厂从今年5月就开始跟工人沟通关闭消息。

虽然消息并没有指明是哪家工厂,但在接连关闭了深圳、天津两家手机工厂之后,三星在华也只剩下了惠州三星电子这一家手机生产制造工厂。据公开资料显示,惠州三星电子成立于 1992 年,并在1993 年正式投产,是三星手机在中国的主要生产基地,年产能为7200万台。

如今,三星手机的生产链已经转向印度及越南,其中越南承接的智能手机制造业务是最多的,三星在越南的投资总额已经高达173亿美元,建设了8个制造工厂。当中国工厂生产的手机库存逐渐消化后,未来再购买三星手机,或许都是来自于东南亚的进口货了。

8月:《刚交了一年的房租,这家长租公寓却在昨晚倒闭了》

“打造中国最具竞争力的公寓运营商。”在乐伽公寓的官网上有着这样一句话,但如今,这个目标却再也无法完成了。

在2019年8月7日晚间,乐伽公寓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则公告,确认公司已停止经营,关闭所有业务,且员工大量离职,没有经营收入,已无法偿还客户欠款。

公告最后还强调“不应波及房客,我司再次诚恳请求房东不要采取过激手段驱赶房客。”

但显然,正如一位乐伽公寓的租客在相关微博下评论道的那样:“5月交了一年的房租,卡里都没钱了,难道真的要和房东杠上?大家都是受害者。”房东与租客一样都是这场长租公寓暴雷风波之中的受害者,他们的损失恐怕难以完全弥补。

10月:《比特大陆上的“权力的游戏”》

2019年10月28日,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握有比特大陆30%股权的詹克团还远在深圳参加活动,被早已分家在外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回来夺了权,手段相当简单粗暴。

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像历史上发生很多次的,吴忌寒几乎被赶出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比特大陆也跌落神坛。”ViaBTC创始人、CoinEx创始人杨海坡发表评论称,“在最危急的时刻,吴忌寒采用铁腕手段重新夺回了比特大陆的控制权。”

六年的老搭档,从默契配合到撕破脸闹掰,谁对谁错早已扯不清,而此次高层震荡的背后,与这家矿机巨头坎坷的上市之路不无关系。如今吴忌寒的回归将把这头巨兽带向何处?能否完成其上市的夙愿?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11月:《两年关店200多家,7天酒店从“年轻人的选择”到被年轻人“抛弃”》

曾以开店“速度快”迅速起家的7天酒店,如今正以同样的速度开始关店。

7天连锁酒店成立于2005年,正值中国连锁酒店发展的萌芽期,采用直营+加盟的模式,从2007年到2013年7年间,7天酒店的数量也从100家迅速突破1800家。疯狂开店的同时,7天酒店也在不断下沉二三线城市,甚至更低线城市。

然而,经过15年的发展,关店止损、盈利下滑,7天酒店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锦江集团财报显示,从2018年至今年前三季度,七天系列酒店数量减少了239家,是同一时期锦江酒店集团旗下开店数量减少最多的品牌。

已经成立15年的7天酒店,如今却走入关店窘境,一方面是连锁酒店产业的缩影,另一方面,不断频发的卫生问题导致的信任下滑,也不容忽视,如何节约成本的同时保证服务品质,重新找回年轻人的喜爱,成为摆在7天酒店面前最大的问题。

12月:《千元眼镜成本仅20块,6亿近视人口的“暴利”行业真相》

眼镜行业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20元的镜架,200元卖你是讲人情,300元卖给你是讲交情,400元卖给你是讲行情。”

这背后揭示出的行业“暴利”似乎早已是公开秘密。然而现实中,街边的眼镜店往往撑不了几年就倒闭,一茬接一茬的换,连已经上市的头部企业博士眼镜,也逃不过“开两家关一家”的魔咒。

一方面,传统品牌卖的贵,赚的少,举步维艰;另一方面,LOHO、JINS、木九十等新零售品牌在各大商场、购物中心悄然崛起,吸引着90、95后们的注意力。一场新老品牌的对决,随着消费习惯的变化开始上演。

洗牌、重塑,一场眼镜行业的拐点正在来临。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quinn

quinn新芽记者

1620篇文章

新芽NewSeed记者,关注汽车、出行、社交、企服、教育、硬件、文娱等多个领域,交流/报道/融资发布请联系:QuinnLiu@zero2ipo.com.cn,加微信:Online89757,请备注姓名-公司-职务~

最近更新文章

热 点

相关项目